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三百四十二章 趁你无知要你命司礼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编辑 :本站 / 2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三百四十二章 趁你无知要你命司礼监最新章节

“把刀都扔下!”洪太主大声用女真话命令旗兵扔掉手中的武器,旗兵们愣了片刻后,服从了主子的命令,扔掉了手中的武器。

有两个旗兵在扔掉武器后,甚至长长的舒了口气。 没有人真的想死。 主子没有发话,他们宁死不屈。

现在,主子愿降,做奴才的他们,又何必非死不可呢。 他们也有父母,也有妻儿,也有亲人。

但愿,明军愿意接受投降吧。

旗兵们扔掉武器,如释重负,既忐忑又紧张的看着四周的明军。

“我是建州右卫都督奴尔哈赤子洪太主,我愿向贵方投降!”洪太主越过旗兵,紧紧的盯着魏良臣和胡三炮看。

他知道,那个千户就是明军的指挥官,而那个少年,有可能是明朝的文官,也许是监军一类的官员。 尽管决意投降,以耻辱换取活命的机会,但洪太主的语气仍然是不卑不亢。 骨子里,八阿哥有着他自己的骄傲——他不但但是八阿哥,更是建州的八太子!早在十年前,奴尔哈赤就已经在黑图阿拉自立为汗,虽未建国称号,但建州上下已然将奴尔哈赤视为国君,洪太主等奴尔哈赤之子,自也被视为太子存在。

建州并不如明朝那般有太子、亲王、郡王之分,奴尔哈赤诸子都以阿哥相称,只近年长子禇英和次子代善得封贝勒,故用汉人的话说,洪太主实际就是建州的八太子。 这一点和几百年前的金国很是相像,只要是个王,对外宣称都是太子。 如有名的四太子金兀术。

奴尔哈赤自己也不断宣称自己是当年的金人后裔,以此表明他建州是女真的真正继承者。

实际上,奴尔哈赤并不是女真人,其祖上是从更北边的通古斯迁来寄居在明朝辽东的难民。 这使得爱新觉罗一族,相貌看起来和女真人有很大差距,他们眼睛很小,且都是单眼皮,嘴巴很薄,鼻梁则细长且高,更是满嘴黄牙,结合脑袋上的辫子,看着很像是鼠人,无怪辽东汉人称他们的辫子为“鼠尾巴”。

经过上百年的混血,如今爱新觉罗一家,多多少少外貌都有些了改变,洪太主的脸庞就有了明显改善,看着虽然仍就有些尖长,但至少不像老鼠。 不过,魏良臣看的清楚,洪太主说话时,张开的嘴巴里面仍就是两排黄黄的牙齿,看着就像是后世吸了几十年烟的老烟民。 对满州的历史,魏良臣当然清楚。 为了争夺地盘,统一女真各部,宣称是金人后裔可以让奴尔哈赤的建州得到女真各部的承认,从而减轻统一的阻力。

事实证明这一宣传手法很有效果,至少眼下不管是敌对的叶赫还是乌拉,或是已经被吞并的辉发和哈达,都没有怀疑过建州不是女真一族。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道理,不但但是汉人所提倡的,同样,女真人也认这个理。 如果建州不被视为女真人,奴尔哈赤的崛起之路定然会艰辛许多,哪怕有李成梁的帮助,也难免道路坎坷。 据说,五大臣之一的额亦都曾经向奴尔哈赤进言,一旦建国,便以金为国号,以此号召女真各族齐聚建州麾下。 因为当年辽国人曾说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故而奴尔哈赤创建的建州四旗兵就没有一旗是过万的。

其用意,自是往女真,往金国正统上贴近,以期得到当年金国所有的法统继承。

如果没有自己,奴尔哈赤的所有动作在将来,都会得到回报。

现在嘛,魏良臣嘴角微咧,他没想到洪太主竟然会求饶,这有点出乎他对“皇太极”的认知。

只是,你洪太主投降就投降,怎么这说话的语气听着叫人怪不舒服的,还有,你自报家门干什么?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保住小命?这真是…啧啧,想的美。

洪太主越众而出,笔直的站在那里。 正准备放铳的明军见状,不由都停止了下来,看向了他们的千户胡三炮以及他身边的钦差副使。

“建州右卫的?”胡三炮愣了下,事情有点麻烦,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建州人竟然会是奴尔哈赤的儿子。

辽东都司辖二十五卫,其中二十三卫为汉人卫所,两卫为女真卫所,就是这建州左右卫。 奴尔哈赤是朝廷册封的建州右卫都督,且被大帅李成梁极为倚重,现在他的儿子竟然带兵公然作乱,着实有点吓到胡三炮,也让他产生一个大大的疑问,那就是这洪太主为什么带兵跑到草帽顶子上来。

你建州真要作乱,首先当去攻打抚顺和铁岭啊,跑这里来做什么?还有那赵国安,明明说的是抓捕几个潜起来的女真细作,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么个阵势?那个劳什子钦差小副使又是吃错了什么药,带着帮征调的降倭跑这里来备什么匪?问题太多,胡三炮脑子有点乱,他觉得自己得先挼挼。 正挼着,却见边上的钦差副使魏小舍人突然负手上前,朝那洪太主扬声道:“既是请降,跪地说话。

”洪太主昂首站立的模样让魏良臣很是不爽,搞的跟个慷慨赴死的义士一样。

他魏小千岁可不是戏台上的反派。 洪太主犹豫了下,竟然真的跪了下去。 其余旗兵见状,也慌忙跪在地上,将脑袋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不劳魏良臣发话,一众降倭便冲上前去将旗兵们控制住,洪太主双臂也被按住,他有心想挣扎,但迟疑了下,终是没有敢这么做。 魏良臣弯下腰看了眼洪太主的脸,问他:“你是洪太主?奴尔哈赤的儿子?”“正是。 ”洪太主低着头,那汉人少年看他的姿势让他心头窝火,倍觉羞辱。 “既是建州右卫都督之子,焉敢率众作乱!”魏良臣冷哼一声。 “今日之事,完全是误会,洪太主断然不敢作乱,请大人听我解释!”洪太主想将先前赵国安被杀之事解释清楚。 他这也是抱了一点希望,眼前这少年是讲道理的人。

“误会?”那汉人少年很是诧异,长长的“噢”了一声,洪太主以为对方肯听自己分说,正要开口,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不等他反应过来,脖子就是一痛,旋即脑袋就好像天旋地转般,原本是看着地面,突然就看到了天上的白云,然后竟是看到了身后按着自己的两个倭奴。 一道血箭笔直的喷射在魏良臣的脸上,他拿着李维递给他的匕首,直直的看着脑袋快要搭到背上的洪太主。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不知为何,竟然没有颤抖,有的只是痛快。

历史告诉魏良臣,洪太主留不得。

电视剧也告诉他,不要听人废话。

洪太主也好,皇太极也好,趁你年轻无知,要的就是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