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59章 手机有鬼(求月票)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20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陈歌在活棺村遇到了两名怪谈协会成员,当时怪谈协会应该还有一名成员留在九江和警方周旋。   一开始他以为挖眼凶杀案和活棺村有关,现在来看,怪谈协会的真正目的恐怕是为了对付他。   张雅、许音全都沉睡,陈歌身边能用的厉鬼只有号称红衣之下最强,实际上只有辅助功能的闫大年。

  “在活棺村里,怪谈协会已经摸清楚了我的底细,他们现在知道张雅仍在沉睡当中,局面对我来说有些不利。

”  陈歌看着桌上的地图没有说话,局面对他来说仅仅只是有些不利,但是对怪谈协会来说已经到了崩盘的边缘。   吴非被活棺村门内的女鬼击杀,黑色手机没有发来短信提示他死亡,但是后来有一个小细节,女鬼捡起吴非穿过的黑袍后十分兴奋,直接离开了。

  陈歌其实一直怀疑吴非是把一部分意志藏在了替身鬼上,然后又把替身鬼放在了其他地方。

  女鬼获得黑袍后那么开心,很显然黑袍里有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就藏着一个替身鬼。   如果真是这样,那吴非落到女鬼手里,还不如死了痛快。   怪谈协会关于活棺村的计划落空,还搭进去了一名成员,现在就剩下两个人了。   而剩下的这两个人,一个被警方全力追查,一个在活棺村里和陈医生打了起来,双方似乎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陈歌心里清楚,怪谈协会的日子也不好过,他现在就害怕对方狗急跳墙。   毕竟对于疯子来说,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有可能。

  “五次凶杀,围绕着新世纪乐园,这应该不是个意外,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你。 ”颜队将地图收起:“我们已经追踪到了凶手,三天之内估计就能将他缉拿归案,在这个时间段内,你晚上最好不要呆在乐园当中。 ”  “明白。

”陈歌这才弄清楚颜队让自己来市分局的原因,警方是为了保护他。   颜队又询问了陈歌一些问题,在询问过程中,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了一些挖眼案的信息,这些陈歌都牢记在心里。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颜队才让他离开。   出了市分局,陈歌拿出手机,高汝雪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   “如果她等急了,肯定会跟我说一声的,难道她在等我的过程中出了什么事?”陈歌总觉得高汝雪刚才的表现,有点奇怪。   坐上出租车,赶往九江医科大学法医学院,路上陈歌又给高汝雪打了几个电话。   和之前一样,前两次没有人接听,一直到第三次才接通:“你等着急了吧?”  “我在老教学楼这边,你快点过来,我的室友越来越不正常了。 ”高汝雪声音中透着一丝焦急,她似乎正躲在什么地方。

  “如果你现在遇到危险的话,我建议你立刻报警,相比较我来说警方更值得你信赖。

”陈歌催促出租车司机再开快点。

  “我现在担心的是室友被什么东西交换了灵魂,如果报警的话,警方怎么可能相信我的话?那两个室友也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高汝雪似乎知道很多东西,这一点从她话语中能听得出来。

  “你把手机设置成一键报警,尽量去人多的地方,我半小时内到。 ”  挂断了电话,陈歌握着手机开始思考:“每次跟高汝雪打电话都是第三次才接通,刚才通话的时候,她身边非常安静,在可能存在危险的情况下,她为什么要去那么安静的地方?”  坐在出租车里,陈歌又分别给鹤山和高医生打了电话。   ……  晚上九点三十,高汝雪看着人越来越少的自习室,她又一次拨通了陈歌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这已经是她今晚第二十三次拨打陈歌的电话了,但每一次拨打都显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他不会是出事了吧?”高汝雪借了同学的手机打,依旧没有人接听,似乎那个号码中了诅咒,永远无法打通一样。

  “昨晚在寝室,那三道人影进来的时候,我拨打通讯录里所有人的电话,只有陈歌那边的提示信息和其他人不同,可现在怎么反了过来?其他人的电话都没问题,只有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占线当中,他在和谁打电话?”  高汝雪拿着手机,正想的入神,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小雪,走了,回寝室。 ”刘娴娴招呼高汝雪一起回去,她表现的跟平时一模一样,无论神态还是动作,就连行为习惯说话语气,都挑不出一点毛病。

  可这也正是让高汝雪害怕的地方,她心里知道,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可能不是自己的室友。   “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 ”高汝雪收起手机,翻看着桌上的书。   “看你最近心烦意乱的,你该不会真的交男朋友了吧?”刘娴娴凑在高汝雪身边,亲昵的举动,熟悉的动作,就连开的玩笑都和以前一样。   身边就是最好的朋友,但高汝雪在刘娴娴靠近后,身体却不自觉得变得僵硬起来,她感觉到了一丝冷意。

  “那你弄完早点回寝室,我先走了。

”刘娴娴拿着书从高汝雪身边离开,等她走出自习室后,高汝雪才重新恢复平静。

  “今晚绝不能在寝室里住了。

”高汝雪拿出手机又给高医生打了个电话。

  “爸,你今晚在家吗?我想回家住一晚。 ”  “我现在在医院,估计晚上十二点才能到家,你怎么突然想要回家了?”  “我室友最近很奇怪,等我到家以后再给你说。

”  “好。 ”  高汝雪拿着书和水瓶走出教室,她看见刘娴娴和马颖正在楼梯口说话,两人就好像是在等她一样。

  避开两人,高汝雪从走廊另一侧的楼梯离开,她没有回寝室,拿着书和水瓶直接打车准备回家。   “太奇怪了,为什么只有陈歌电话打不通,一直处于占线的状态?”  取出手机,高汝雪第二十四次拨打了陈歌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