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天降佳婿》萧风乔岚大结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18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天降佳婿》萧风乔岚大结局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天降佳婿》是拓跋小妖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萧风乔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才医生萧风抢救患者时猝死,灵魂意外进入患者体内,苏醒后发觉,他竟成为神秘的龙焱兵王,还多了个娇滴滴的市花老婆。 可他死前已有未婚妻,且同样国色天香。

一边是未婚妻,一边是老婆,他要如何抉择?...精彩章节试读:陈钊自萧风去世之后,心神俱损,从此再也不能帮人治病,闭门开始颐养天年。 直到陈茵回去说萧风后继有人,传下一门素问推拿,又听说此人要帮霍老治腿,终于重新出山。

别看陈钊资格老,可竟主动上前道:“不请自来,望先生海涵。

”“无妨。 ”萧风赶紧点头回礼,又说道:“但先生不敢当。 ”“达者为先,当之无愧。

”陈钊一模胡须,笑着说。

陈钊身后一个背药箱的却说道:“他算什么先生,我就不信爹都看不好的病他能看好。

”此人四十多岁,横眉黑面,两眼轻蔑的盯着萧风。 都是熟人,这是陈茵的三叔陈子兴,也是目前素问堂的坐堂大夫,号称尽得陈钊衣钵。

当初萧风追求陈茵时,陈子兴没少使绊子,这里面跟素问堂的继承权有关系,他主要是怕陈茵将来威胁到他。 但两世为人,又岂在乎这几句冷嘲热讽?想想家中的丈母娘,那骂人才叫狗血淋头。

陈钊挑眉,喝道:“子兴,不得无礼。

”“诸位,里面请。

”霍启光适时的喊了声。

众人入内,再次来到霍家治疗室内,有霍家人不时的过来向萧风道谢,当然是因为霍浩浩。 陈子兴斜眼歪看很是不满,过了会儿忍不住嘟囔道:“铃医还有一绝,不过是碰巧了,有什么了不起。

”霍浩浩的事情上,他也有伸手,如今风头全归萧风,自然不满。 萧风并没计较,自顾自的让霍老爷子躺下,然后请陈茵施针。

陈茵正要上前,却被陈子兴拉住,他说道:“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谁来承担?如果治好了,怎么酬劳?”“霍老哥病在根骨,素问九针只能护住经脉,所以我素问堂不敢居功也不图酬劳。 ”陈钊这话,把里面的门道说清楚了。

霍启光拿来两份合同,递给萧风与陈茵。 萧风的酬劳是五千万,陈茵的酬劳是八百万,各自摘出来写明。 陈茵签完名把合同递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萧风用医生常用的草体签了名。

“萧风?”陈茵喃喃的说了句,接着伸手想要看看,因为那字实在是太像了。 萧风立即反应过来,这是露出马脚了,他赶紧把合同塞给霍启光。

转过身,伸手,“陈医生,请吧!”陈茵只好收拾情绪,认真的开始施展素问九针。 一条腿九根针,全部都是护住犊鼻穴周边的经脉,给萧风最好的辅助。

轮到萧风了,他深吸了口气上前。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如何肉白骨?”陈子兴死死的盯着!说实话,众人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还能如何?电呗,这可是萧风的绝技。 为此,今天早上他把龙图别墅里的电全吸光了。 人家是吸血鬼,他是吸电鬼。 但,他不能再用素问推拿做借口,因为今天在场的其他医生,全是素问堂的名医。 他要做个样子,还不能被人戳穿。 来之前他想过,伸腿瞪眼丸这种东西,但陈钊一闻就知道了,非被霍家人打出去不可。 吃的不行,那就动作吧。 只见他食指与中指在左腿穴位上一通乱点,最终停留在髌骨上,然后顺着髌骨滑到膝盖眼的犊鼻穴上。 闭上眼睛,电流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入。

肉眼可见,霍老爷子腿上的汗毛根根竖起,这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紧接着,弱电流铺满髌骨附近,一股强力电流在骨刺附近汇集包围。

最后一刻,萧风必须把控好那个度。

过大了,把人家腿给炸了,过小了,会留下残渣造成后遗症。 “葡萄葡萄,你就是葡萄!”萧风嘴里念念有词,猛地加大电流。

啊呀……霍老爷子惊呼一声,上身弹起,接着抱住左腿。

萧风也吓了跳,以为把腿给毁了,但随着带电粒子回馈,他发觉自己真实有先见之明。 外溢的电流,顺着经脉,从九根银针上向外导去。

如此,经脉就避免被过大的电流烧断或者冲破。

完美的治疗方案,他恨不得抱住陈茵亲一口。 陈子兴一把拉开萧风,喊道:“果然是庸医,赶紧滚开,让我来!”结果他刚上手捏到犊鼻穴,霍老就喊道:“疼,我能感觉到疼了,天呐!”众人纷纷愣住,二十年没感觉的腿,忽然感觉到疼了,这是什么概念?陈子兴一时失态,用力在霍老小腿上捏了下,问道:“这里呢?有感觉吗?”“疼!”霍老一边喊疼,一边高兴的老泪纵横。

陈子兴又去捏脚,去扯大拇指,把老爷子折腾了个遍,老爷子则一直在喊疼。 最后还是陈茵拉开了陈子兴,低声道:“看样子是治好了,只要再吃些舒筋活血的,很快就能重新站起来。

”被骨刺钉了那么多年,筋脉与经络都有萎缩,自然要养段时间。

陈子兴目瞪口呆,依旧不敢相信,“戳几下就好了?我白学这么多年医了?”“江山代有才人出,杏林不衰啊。 ”陈钊倒是心胸宽广,给了挺高的评价,转而又说道:“像是传说中的某种内功指法!”龙图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儿的说好。 霍家这边有些不敢相信,立即推了霍老去拍片子。 设备都在家里,立马就能呈现。 私人医生把片子投影到大屏幕,指着说道:“右边这颗是没有清理的骨钉,白色这个点。

左边是已经清理过,我们可以看到已经完全消失……”私人医生转过身,率先鼓掌。 周围的人愣了下,也纷纷跟着鼓掌,掌声激烈。 霍启光来到萧风面前,重重鞠躬,“萧先生,您真是我们霍家的大恩人。

”“霍老板严重了……”萧风把他扶起来,说道:“阿茵起左腿针,接下来该右腿了。 ”陈茵被他叫的愣了下,紧跟着不满的哼了声。

萧风刚要重新上前,龙图过来拦住他,接着递上来一沓合同。

“你的就不必了吧?怎么好意思要老哥的钱。

”萧风以为是龙图说好的那两千万。 龙图佯装生气,“怎么?你想让老哥做失信之人?”萧风无奈,耸耸肩动手签名。 签了一个还不够,龙图又让他接着签了好几个。 他心有疑惑,去看合同明目,却发现龙图捂得死死的。

他相信龙图不会害他,也就没有继续追究,签了字后转身去了。 龙图把合同拿起来拍了拍,自语道:“小子,以后龙图集团是死是活,可就都是你的事儿了。 ”再次上阵,萧风如法炮制。

有素问九针护法,他的电击疗法万无一失。

坐在床沿,霍老忍着疼痛,轻轻的晃动小腿,激动的老泪纵横。

陈钊亲自督导陈茵开方子,后续恢复也不能落下,毕竟二十年的老病腿啊。 要是刚被砸了钉子,萧风治疗过后,当时就能下地干活。 霍家款待众人,饭后萧风拿了存有五千万的银行卡,告辞离去。 临走时龙老让他晚上到图腾会所一起泡澡放松,他反正闲着无事,就答应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陈茵站在车前发愁,发动机舱盖子是打开的。

这是辆自由光,当时两个人按揭了房子后就没多少钱了,最后选了这辆车。

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不少,他让霍家送他的人回去,径直走了过去,“应该又是输油管的毛病。

”“又是?”陈茵诧异的问。

萧风知道又说错话了,当即闭嘴,轻车熟路的接好管子,然后上车启动。 车子顺利发动,看的陈茵目瞪口呆。 “陈医生,带我去看看萧医生吧,我这条命好歹也是他救回来的。 ”萧风想去祭拜祭拜自己,就当跟过去说声拜拜。 陈茵虽然上了车,但还是不悦的说道:“什么叫好歹,你这人才是不知好歹。

”“坐稳了!”萧风熟悉的开着自己前世的车子,离开霍家。 他往西边转,没注意到东边一辆野马跑车驶来。 野马车上的乔岚却刚好看到他,还有副驾驶的陈茵。 “萧风,你这个**,离婚……”乔岚狠得牙痒痒。 她昨天采访霍启光的时候漏了几个问题,今天想来补救。 结果还没进门就看到这场景,忍不住想起昨晚上乔瑶说的话。 你有什么资格在外面瞎搞?难道是我不够漂亮?你就是个大**!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