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70章 折腾,很想很想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君九辰犹豫了片刻,还是止步了,但是,他仍旧背对孤飞燕,没有回头。   他道,“什么事?”  孤飞燕看着他的后背,暗想,这家伙让他出去他不出去,跟他聊事他却连回头不肯。

他什么意思呀?不过,他不回头也好,省得她尴尬。 夏小满那样告状,她真是没脸见他。   孤飞燕要说的不是别的,正是密探钱多多的事情。 她道,“我托唐静姐帮我找了一个顶级的密探,是个姑娘,名叫钱多多。 你听说过吗?”  君九辰是意外的,“钱多多同钱兄钱妹齐名,年纪轻轻,消息灵通,门路极广,一人之力能抵过钱兄钱妹二人。

唐静本事不小呀,竟能请得到她?”  “唐静姐是在竞拍场认识钱多多的,说是帮过钱多多一个小忙,有了交情。 ”孤飞燕高兴了,“看样子,还真是个能人了!”  “确实是能人,你自己掂量便可。 可还有别的事情?”  君九辰始终背对孤飞燕,孤飞燕冲他又是翻白眼,又是做鬼脸,“没了。 ”  “那,那早点休息!”  君九辰说罢便大步离开,孤飞燕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想,夏小满告的状,他应该是不会追究了吧?毕竟,她再怎么扯谎,都比告诉唐静他新婚之夜睡地板来得可以原谅吧?  孤飞燕确定君九辰真的离开了,才才下榻。 她也不等钱嬷嬷来,自己捂着腹部,回寝室去。

  夏小满已经不知道躲哪里哭去了,君九辰传来其他仆人伺候,泡了好一会儿温汤,才回星辉堂。   夜已深深,星辉堂的油灯一灭,满室便浮出点点星芒,璀璨若银汉。

他躺在榻上,双手枕着脑袋。

他倒是疲惫,可是,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出孤飞燕衣衫半撩,玉背冰肌的画面。

  他终究是睁开了眼睛,起身下榻。 他走到后门,明明都要开门了,却又停手。

他站了一会儿,转身背靠在门上,于寂静黑暗中,嘴角泛起了一抹弧度,是无奈,亦是自嘲。   从未对哪个女人如此失控过,她是第一个,怕也是最后一个了。 他想折腾她,很想很想……  此时,孤飞燕并没有入睡,她在配制毒药。

她决定让夏小满哑上七天七夜,看他还敢不敢多嘴,还敢不敢污蔑她和唐静姐。

  这一夜,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翌日,孤飞燕又晚起了。 得知君九辰没有出门,在等她一起用早膳,她匆匆收拾了一番,便往善堂走。

  善堂中,君九辰已经坐着了。

钱嬷嬷和夏小满正伺候着,钱嬷嬷端着大盘子,夏小满将上头一小碟一小碟的配菜,一一端到桌上,按序摆放,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孤飞燕进门来,一见到夏小满,她就缓缓眯了了双眸。

夏小满余光朝她瞥去,立马就收回,低着头,继续安安静静端菜。   孤飞燕才不会当着君九辰的面再提起昨晚上的事。 她想,君九辰昨晚上都没追究,现在更不会追究了吧。

  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淡定地走到君九辰面前,坐下。 谁知道,她刚要开口,君九辰却问道,“还疼吗?”  疼?  孤飞燕一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小满却紧张了,手一抖,将一叠青菜砸翻在桌上。

孤飞燕原本没往那方面想的,见夏小满紧张成这样,她立马就想起那种“疼”,她的脸刷地一下子全红了。

然而,君九辰并没有那个意思,他问的是她的伤!  君九辰看了看夏小满,又看了看孤飞燕,立马就明白他们都误会了。 他虽然也有些不自在,更多的还是无奈,他认真问,“伤还疼吗?上药了吗?”  孤飞燕低着头,答道,“好了七八分了,多,多谢关心。

”  一个“谢”字,让君九辰的声音冷了几分,他问道,“你打算怎么谢本王?”  孤飞燕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而已,她顿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幸好,钱嬷嬷上前,一边帮夏小满收拾,一边圆场,“殿下,王妃娘娘,中秋快到了,你们喜欢什么馅的月饼?老奴去准备准备。

”  孤飞燕正愁着没台阶下,一听这话,立马回答,“甜的,殿下也喜欢甜的。

”  于是,孤飞燕就一边吃,一边同钱嬷嬷聊起各种月饼馅。 君九辰也没追问她,静默吃着。 至于夏小满,早就悄无声息地溜了。

钱嬷嬷还是识相的,聊了一会儿,也退下了。

善堂里,就剩下孤飞燕和君九辰两人。

  沉默中,君九辰突然开了口,“往后,别那么莽撞。 ”  孤飞燕知道他说的是她的伤,她乖乖地点了点头。   君九辰又道,“我待会就出门,去军中几日。

你若有事,找芒仲便可。

”  他这是亲自交代行踪了,孤飞燕又点了点头。 君九辰起身要走了,她终于忍不住问道,“几日是多少日?中秋能赶得回来吗?”  君九辰那严肃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他道,“你等我吗?你等我,我便回。 ”  孤飞燕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道,“你若回,我就让钱嬷嬷多备些月饼。 你若不回,那就送到军中去。 ”  君九辰不说话了,眸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孤飞燕一直看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了,她才嘀咕,“爱回不回!”  孤飞燕仍旧继续吃,细嚼慢咽,吃得饱饱的,整个人心情也好多了。

她走出善堂,撸起袖子,清了清嗓子,才大声道,“来人,将夏小满给本王妃押过来!”很快,钱嬷嬷就过来禀了,“王妃娘娘,满公公刚刚出门了,说是进宫去办差,这几天都不会回来。 ”  孤飞燕没想到夏小满还敢逃,她笑得纯良无害,“是嘛,本王妃正好也要进宫,备车!”  其实,孤飞燕还真是有事要进宫,而且事还不少。 她得卸了御药房大药师一职,提拔新的大药师;她还得同苏太医了解了解天武皇帝的病情和用药情况,好炼制丹药。

最重要的是,她得见一见梅公公。 天武皇帝终究是君九辰的生父,君九辰不会动刑的,梅公公若能探问到当年的事,他们就省事多了。   孤飞燕花了三日的时间,才把事情都办了。 梅公公那边并没有任何进展,只能继续等。   而这三日,夏小满竟都躲着。

孤飞燕也不跟他着急,只撂下了一句话,“有本事就别回来!”  孤飞燕忙完宫里的事,就去花月山庄住了几天,张罗酿酒的事情。

毕竟是同承老板谈妥的买卖,且不论上官夫人同她私交如何,承老板又是什么来头,她都得先把着买卖做了。   忙碌着忙碌着,中秋到了。

  孤飞燕在中秋的中午回到靖王府,恰好,密探钱多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