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莫让尴尬的“民国”尴尬了人民共和国

发布时间:2019-06-11 编辑 :本站 / 3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莫让尴尬的“民国”尴尬了人民共和国

  马英九在马来西亚世界华人经济峰会上遭遇了“头衔”门,恼怒之下便自制一张名牌挂在了胸前,上书:(TAIWAN)意为“中华民国”(台湾)前总统马英九阁下,这不禁令我想起在八十多年前的美国愤然写下“我是中国人”挂在胸前的吉鸿昌将军了。

不过英九阁下的脸上断然是挂不起将军当年的那份自豪的,况将军胸前挂的是一块木牌,而英九阁下不过是一张捡来的纸呢!    说英九阁下脸上挂不起那份自豪,不仅是因为他的只会计较于“头衔”而忙于在脸上涂写“委屈”、“怨气”与“恼怒”,更是因为他的格局限定了自己无法去领悟当年将军挂在脸上的那份自豪的缘由了——    将军之在脸上挂的自豪,是缘于他心里装着一个不被人看见的中国,而马先生终究挂不起自豪是由于他眼里看不见一个被他人装在心里的中国——人民共和国。     因此,英九阁下除去在脸上涂写“委屈”、“怨气”与“恼怒”外,掉头就一口咬上中国——人民共和国,诘问为何要羞辱打压了。

    马英九们一贯的单向思维委实是无法去思考自己是否是用得着或者值不值得人家去打压的,他们总是无法看到自己裹在头上的那块头巾只是一块“民国”裹尸布而已。

而这块裹尸布既已失去了一个洋洋大中国政治舞台的政治基础,又已失去了国际政治舞台的政治合法性,它只是借着尚未被堵死的二十二个边缘小气孔散发着阵阵尸臭,凭着武装割据的弹丸小岛灵异般地飘闪于国际空间,作着试图复活的乏力的挣扎。 它的存在便注定了它无法回避的角色尴尬,它的挣扎也无可避免地会由头巾再沦为他人的擦脚布而将其尴尬化作混合着尸臭与脚臭气味的“委屈”、“怨气”、与“恼怒”淋在了头顶着它的马英九们的脸上。

    难怪乎罗前“副秘书长”智强叹曰英九阁下的难处也是“民国”的难处了!    只是可惜罗前“副秘书长”亦依旧没能读懂英九阁下的难处不过就是头戴裹尸布而尤欲蠢动于国际舞台之大出政治洋相的尴尬,而这种尴尬根本就源自于他们死抱着的尴尬的“民国”!    这样的大出洋相的尴尬除却令出洋相者们哭喊“羞辱”,自然是没有什么观赏价值的。 倘若目睹英九阁下般自诩最为卖力于推动两岸关系的政治人物们尚自陷于尴尬的“民国”而不能自拔,我们犹心怀“互不挖墙脚”之柔而默许“民国”裹尸布借着二十二个边缘小气孔肆意散发尸臭,甚至另供“民国”以所谓国际空间,那么看在世人眼里的恐怕不光是一个“民国”的尴尬了,还会有另一个站在旁边之以“民国”掘墓人为第一身份的人民共和国的尴尬。     秦统一中国而卫终亡,其间不过区区十二载。

人民共和国以推翻“民国”而立已过去了六十七年,至今“民国”裹尸布却还飘在小岛的竹竿上,是要等待尴尬的“民国”掉转头来尴尬人民共和国么?    马英九们的啃咬或可忍,只是莫让尴尬的“民国”尴尬了人民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