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67章 魔鬼的新衣(下)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13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有一次我差点被他掐死,还有一次我身体虚弱几乎丢掉了半条命,后来被他安排在别墅里的医生抢救了过来。

”  “类似的情况有太多,我害怕自己撑不到这一年结束,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被他生生给玩死。

”  “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尝试着求救、逃离那里。 ”  “事实上我已经成功了,但是李长贵这个恶魔比我想象中还要可怕,他用那些偷拍的照片威胁我,动用关系向我施加压力,甚至我的父母还在那期间出过一次车祸。

”  “我知道是他干的,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  “再次回到别墅,李长贵变本加厉的折磨我,每天晚上我都在惨叫中昏死过去,第二天又被他弄醒,等到天黑继续新一轮的折磨。

”  “这样的日子永无尽头,我想要彻底摆脱李长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他!”  “类似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出现过很多次,但是无论力量还是体型我都远不如他,别墅周围还有保安,屋子里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摄像头,我大多时候都在他的监控之中。 ”  “李长贵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别墅里连尖锐有棱角的东西都很难找到,更不要说刀具什么的。 ”  “那段时间我已经疯了,除了卖力讨好李长贵,以及在他离开别墅期间讨好看管我的人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能够杀掉他。

”  “又苦苦忍耐了几天,我终于从看守我的医生口中得知了李长贵的一个弱点。 ”  “他的心脏有毛病,每天早上早饭之前都会定时服用药物,在吃药以后的一段时间内,他不能做剧烈运动,也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否则会不利于他心脏康复,这也是他只会在晚上折磨我的原因。 ”  “得知了这一点后,我开始尝试在早上引诱他,不是堂而皇之的勾引,被他折磨了这么久,我很清楚怎样做才能挑动起这个变态的神经。

”  “我要故意做出害怕、怨恨、但是又不敢反抗的神情,我要故意在他身前出现,然后像受惊的猎物一样逃走。 ”  “很快李长贵就上钩了,那个老东西没有那方面的能力,只能啃咬我,折磨我的肉体,让我屈服,让我瑟瑟发抖,以显示他男人的尊严。

”  “我装出绝望、愤怒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实际上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  “李长贵没有能力对我做那种事情,但是他又喜欢逼我吃药,看我的丑态。 但他自己因为心脏问题,从来不会去碰那些刺激性药物,他很惜命,每一顿饭都由营养师和医生亲自搭配,我根本没有给他下药的可能。 但是我仍旧没有放弃任何一次收集药物的机会,当他逼迫我吃掉那些刺激性药物时,我会在舌头下面偷偷藏几片,趁他不注意再藏到别墅某处。 ”  “那小小的药片是我杀死李长贵唯一的希望,也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

”  “没过多久,我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能够让李长贵不经意间吃掉刺激性药物的方法。 ”  “第二天早上洗过澡后,我避开监控将一枚药片磨成粉末,涂抹在身体上,涂抹在李长贵最喜欢啃咬的地方。

”  “果然,他像条老狗一样扑了过来。

”  “这一次的折磨比往常还要激烈,我身上多处见血,李长贵动作粗暴,眼里充满了血丝,甚至恢复了一丝丝男人的雄风。

”  “那个蛆虫般恶心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药物才变得厉害,他还以为是自己多年调理终于见效,老树发了新芽。 ”  “他让营养师给他准备了补阳的食谱,他看我的眼光,也变得更加热切。

”  “我并没有着急,慢慢引.诱,不断加大药量。 ”  “直到出事的那一天早上,我将所有偷藏的药片磨成粉末,精心涂抹在身体上,很薄很薄一层,仿佛一件透明的纱衣。

”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这美好丰盈的身体穿上了一件最美的衣服,它无形透明,是魔鬼赐予我改变命运的新衣!”  “是的,我就穿着这件‘新衣’走出浴室,那一天应该是我最美的时候。 ”  “李长贵很快就看到了我,隔着很远,我听到了他喘.气的声音。 ”  “后来我被按在了餐桌上,糕点、汤粥,洒的到处都是,李长贵终于如愿以偿,他彻底得到了我。 他动作粗暴,似乎用上了这么多年积蓄的所有力量,我这次没有哭喊,卖力的配合着他。 我大叫着他的名字,眼中还含有一丝得意,这条老狗正在透支他余下的生命!”  “药效很足,过了多长时间我也已经忘记,记忆停留在李长贵最后那张脸上。

”  “他从脖根到额头,全都变得通红,脸上还带着兴奋和狰狞,可是他的瞳孔却开始涣散,那让人生不出反抗念头的眼神再也看不到了。

”  “老狗将碗筷、饭菜推翻,他捂住心脏,像个溺水的人,抬手对着空气抓了几下,然后摔倒在地。

我发出一声尖叫,医生和保安都赶了过来,我也‘吓’的缩在墙角。

”  “后面的事情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为了维护李长贵公众人物的形象,为了公司集团稳定发展,这件事并没有公开,外界只知道李长贵突然病逝,他的大儿子李春强成了公司掌舵人。

”  “有权利接触到那些药品的只有医生和李长贵本人,我只是个卑微的奴.隶,警方也对我的遭遇表示同情,后来李春强付给了我三百万当做封口费,至于李长贵的死,他并不在乎,或者说这本就是他想要看到的。

”  一口气说完,四号王雨纯系上衣服扣子:“我没有撒谎,我也承认自己很脏,但是杀了李长贵这件事,我不会忏悔。 ”  扣子系好,王雨纯双手托住头盔,将其取下,这次并没有出现电击等情况,她说的应该都是实话。   从电椅上站起,王雨纯感到一阵眩晕,那个五号急忙跑过去将她扶住,胖手少有的没有去占她的便宜:“小心。 ”  王雨纯眼中厌恶一闪即逝,顺势靠在五号胸口:“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愿意把票投给我吗?”  她小鸟依人,声音轻柔,抬起精致的脸看向五号。

  “愿意,我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你!你的忏悔让我很感动。 ”五号嘿嘿笑了一声,扶着王雨纯回到圆桌。

  “傻胖子,你确定要把票给她?她就是在利用你罢了。 ”六号瘦猴皱眉看着两人,一旦王雨纯得到了胖子的票,那众人之间的平衡就被打破。   五号没有理会六号,臃肿的身体挤在王雨纯旁边,陷在肥肉里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王雨纯的身体。   “四号已经获得了一票,你们谁还准备给她投票?”一号王师面无表情,看似随意的开口问道。   无人回话,王雨纯脸色不太好看,她有意推开五号,想要对其他人许下承诺,开出特别的条件,但是又害怕五号弃她而去。   截止第四次警报响起,她的得票也只有一票。   “你我合作,一会记得给我投票。 ”  五号伸手揉了揉王雨纯的肩膀,王雨纯露出甜美的笑容来回应,却并没有开口给他明确的回答。   离开圆桌,五号肥胖的身体勉强挤入电椅当中,他仔细闻了闻头盔里的味道,小声嘀咕了两句,才将其戴上。

  警报声停止,五号裂开嘴巴,露出了参差不齐的牙齿:“很高兴在这里遇到大家,你们身上的味道我很满意,我是第一次在别人身上闻到如此浓烈的臭味!”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田藤,是一名高三复读生,我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