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73章 你不记得我了?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6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我杀人的目的和你们不同,怎么说呢?每一个猎物都是精挑细选后才确定的,他们活着就会有更多人受罪。 所以比起杀人凶手,我更喜欢死刑医生这个称呼,毕竟我是在给这个时代治病。

”七号金周哲前后讲述了三起凶杀,作案手法精简,他的心理素质好的过分,结束生命在他口中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他说完后取下头盔:“全都是实话,所以请不要把我和你们中大多数混谈,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一直保持理智。

”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其实我废话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证明一点,我是一个很可靠的队友,跟我合作能让你们的生存几率提升很多倍。 ”  起身回到圆桌,七号金周哲没有明着求票,但是他的话却让人心中泛起波澜。

  在他忏悔之前,他先说票多之人会犯众怒,必死无疑。

  忏悔之后,他又开始提议联合,讲述自己的价值。

  这一前一后的做法要比王雨纯高明太多了,连九号此时都有些意动。

  “对自己给他人的伤害视而不见,没有愧疚、悔过心理,无法体会别人的痛苦。

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是在医治这个时代?所有的超级英雄都是罪犯,更不要说你一个自以为是的狱医。

”  正当大家都在犹豫要不要跟七号金周哲联合时,一个声音很突然的出现。   不紧不慢的预调对我来说十分熟悉,我微微侧目:“杜预……”  身穿整齐西装,坐在十号位的杜预跟周围这些人显得格格不入:“七号,不要为你的犯罪辩解了,杀人总归是要偿命的,除了法律,没人能干涉别人的生命。

”  “哦?”七号金周哲一挑眉毛,他本以为第一个开口的应该是自己的合作者,没想到会有人对他的行为本质提出质疑:“我没有否认自己的犯罪事实,也没有不尊重法律,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完善法律。

要知道我们的法律存在缺陷,否则我也不会逍遥法外那么长时间,也不会坐到这里跟你对话了。 ”  “只要犯下案子,总会留下线索,查不查得到很大程度上跟运气有关,与法律并无直接关联。

”杜预这次意外的强硬,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针对七号,金周哲看起来明显不好对付。

  “十号,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听你进行普法教育的。

”七号面目平静,只是眼神中泛着冷光。

  “你们因为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或情感缺陷而杀人,这不是杀人的借口,你们的忏悔在我听来幼稚可笑,像是疯子在胡言乱语,又像是渴望得到表扬的孩童。 ”杜预站起身扫视众人:“你们根本没有理解主办方将你们聚集到一起的用意,你们根本不懂得忏悔,也不会去忏悔。

在你们心中错的永远是世界,而不是自己。

”  他说完直接离开席位:“一群可怜的人,你们被自己蒙蔽,终会死在自己手中。

”  杜预好像看透了这个游戏的本质,他头也不回朝囚室走去。   “搞什么?犯病了?”六号朝杜预喊道:“游戏还没有结束呢!”  “别管他,等轮到他上场时,我们再去把他抓过来,如果他不愿意坐到电椅上,那我们就直接做了他!”金周哲看着杜预远去,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一时又说不清楚:“这个人有些奇怪。 ”  “他会不会就是隐藏在我们之中的第十二个人?听他口气似乎在维护法律和秩序,像是警察或者律师之类的。 ”王师也盯着杜预,拿不定主意。   “隐藏的第十二人会蠢到说出这样的话吗?他这么做正好可以排除他的身份,应该不是隐藏者或者杀手,我觉得他可能是吃掉了蓝色糖果的警察。 ”九号手掌在王雨纯身上滑动,一边说话一边逗弄着她:“既然现在有人离场,那我也就不在乎了,你们先聊。

”  九号当着众人的面,撕开王雨纯领口的扣子,反抓着王雨纯双手故意从五号田藤身边走过:“我要跟四号去房间里讨论一些东西,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  王雨纯身材脸蛋俱佳,更特别的是她还具有明星光环和一种独特的气质,此时她在九号手中乖巧的像家猫一样,看的众人都有些口干舌燥。

  “半个小时,你还真是够快的。 ”六号咬着牙,酸溜溜的说道。   “这是我跟四号之间的交易,如果你们谁也想参与进来,只需要把票投给我就行。 ”九号不再多言,舔着嘴角将王雨纯抱进了九号囚室里。

  圆桌瞬间显得空荡起来,我看着余下几人,猜测谁才是隐藏的第十二个人。   时间很快过去,七号金周哲果不其然也是零票,警报响起,一直沉默不语的八号走了出来。

  这个八号我之前留意过,身高一米八多,体型匀称,薄薄的衬衫之下隐约还能看到他身上的肌肉。

  年龄没有我大,像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长相帅气,不过脸色有些惨白,不是那种营养不良的苍白,而是皮肤下面一条条青色血管鼓动,将脸皮衬托出一种诡异的白色。   “这人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一手托住下巴,我目光紧盯着八号。   戴上头盔,八号拨动了一下留海,眼神呆滞充满恐惧,好像看死人一样看着圆桌周围的游戏参与者。

  “你这人有病啊?”  “看什么看!再看挖你眼睛”  “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内幕?”  众人反应各不相同,我默不作声,把八号的脸跟记忆中的一张张面孔比较,那种熟悉的感觉愈发强烈:“我之前一定见过他!”  对于众人的声音,八号浑不在意,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我身上:“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吧?”  他此言一出,整个大厅气氛都变得古怪。

  “这两个人之前认识?”  “不可能啊!连环杀人案都是重犯,大多单独行动,再说如果他们两个是一起的,两人占据两个名额,这个游戏就不公平了。

”  “这游戏本来就不公平,我提议下一次指证杀手时,弄死他们两个中的一个!”  “没那么简单,这个八号似乎是在故意诱导我们。

”所有人里王师是最冷静的:“我刻画过很多人物,十二号一直坐在我旁边,他的任何表情变化都在我观察当中,两人应该并不认识。 ”  “这两个人有问题,十二号的表情变化符合心理渐变特征,他应该见过八号,只不过他的大脑忘记了。 ”金周哲饶有兴致的看向我和八号:“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都有问题,如果他们两个人联合,那我们之间的平衡将再一次被打破。

”  众人的声音我都听在耳中,只是现在全场最迷茫的人恐怕就是我,脑子里似乎缺失了什么,怎么都想不起来。   这种感觉非常难受,让我不经意间握紧双拳:“你是谁?我们见过面?”  “当然,只是你记忆里的我,已经不能说出口了。

”八号轻轻推动头盔,露出整张脸,他竭力想要表现出一个微笑,但是努力到最后也只是勉强扯动嘴唇。   “我叫夏驰,曾经是一位灵异主播。 ”  “嘭!”  靠椅摔在地上,我猛然起身,眼睛圆睁,却久久说不出话来。

  脑子里浮现出第一次去夏晴之家里的情景,她让我看了那张滴血的全家福,没有人脸,但是体型和眼前之人几乎一致。

  “不对,你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