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58章 内贼,真相不简单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8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孤飞燕问起那条佛珠,君九辰似乎这才从孤寂沉重的心情中缓过神来。

  他放开了孤飞燕。

  孤飞燕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抱了很久很久了。 她连忙起身坐到一旁去,心里有些尴尬也有些不安,她都不敢抬头看他。   君九辰倒是看着她,看到她的尴尬,也看到她的羞赧。 看着看着,心情差到极点的他,居然不自觉笑了,嘴角微勾,无声无息。

  很快,他就将那条奇楠沉香佛珠拿出来,递给孤飞燕,他道,“当年我醒来的时候,就拽着它。 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但是……应该很重要。

”  他记得很清楚,他醒来的时候,大皇叔要拿走这条佛珠,他不肯。 同大皇叔还僵持了好一会儿,后来大皇叔才作罢。   孤飞燕认真嗅了嗅,并没有沉香特有的香气。 她突然想起来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闻到过他身上有奇楠沉香的气息。   她问道,“怎么没味了?”  君九辰解释了一番,孤飞燕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有机会发现他的身份的,只可惜,当初她太着急他的病情,没有留心到。

  就在她第一次撞见他寒毒发作的时候,这条佛珠就挂在清琉殿的衣架上,她却没有发现。 也就在那一次,这条佛珠失去了沉香的气息,沾染了一些药味,起初的药味还是有点浓,后来全都没了。   孤飞燕一边打量,一边暗想,自己好几次见臭冰块都靠得很近的,竟都没留心到这气息,莫非是被欺负,所以太紧张了?  见她不说话,君九辰问道,“怎么了?”  “没,没!”  孤飞燕拨动佛珠,思索着,沉香是香料,亦是药材,她倒可以让小药鼎验一验这佛珠的原料出自何处。

只是,意义并不大。

从原料道佛珠成品,再到君九辰手上,都不知道过了几手了。

  孤飞燕想了想,问道,“这应该也不是你父皇给的吧?”  按照天武皇帝今日的反应看来,这佛珠极有可能就是君九辰自己的东西。 他被寻回的时候才十一岁,而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不太可能有本事拥有如此名贵之物呀!  这佛珠应该是什么人送给君九辰的。 而如此贵重之物,若非极好的关系,又怎么可能赠予呢?  再者,婴儿是需要养护,可不是什么劳力。

人贩子不可能将婴儿买去为奴为仆,大不多数是买给需要孩子的人。   孤飞燕急急道,“臭冰块,你当年怕是被卖给大户人家当子嗣了吧?买你的人,必是大富打大贵之人!”  孤飞燕推测到的,君九辰早在屋顶上就想清楚了。 他正要开口,孤飞燕却又道,“不对!你出生的时候君氏仍是隐世之族,不与世俗往来。 人贩子怎么能偷得到你?”  这也正是君九辰所疑惑的!  别说一般的人贩子,就是顶级的盗贼,也未必能避开君氏重重防守,偷到君氏嫡子呀!  这才是最大的疑点。

  君九辰看着孤飞燕,眼底尽是复杂,孤飞燕索性将心中的猜想全说出来,她认真说,“臭冰块,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里应外合!将你盗走之人,真正的目的或者不在于你,而是为了别的事!”  能从君氏家族中盗走他的人,绝对知晓他的身份。 若是单纯的倒卖谋利,何不冒这么大的险呢?  君九辰喃喃着,“里应外合,另有目的。

”  孤飞燕又道,“这件事的主谋,到底是那个人贩子,还是……君氏里的内应?”  孤飞燕分明是怀疑了人贩子只是被利用了,真正想卖掉君九辰的是君氏里的内贼!  君九辰抬眼朝孤飞燕看去,眸中露出了一抹佩服!  这女人话匣子一打开,就像个话唠说个不停,他若不抢话,都没有开口的机会。

但是,她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都是他想说的。   他不是个喜热闹的人,却偏偏喜欢看她眸光认真,滔滔不绝的样子。 她说出的话,都称他的心,他自是更喜欢。   君九辰点了点头,不语,让孤飞燕继续说。   孤飞燕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认真严肃的表情,有多好看。 她道,“臭冰块,问一问其他皇叔!还有,当年你母妃身旁的人!”  君氏中,大皇叔君允晟为家主,天武皇帝排行第二,他们还有几位在世的兄弟,有庶出,也有旁系,以前尊为家族长老,如今贵为皇族皇叔。

  这些人有些仍旧居住在玄空南部,君氏家族曾经的隐世之地;而有些就在晋阳附近。 晋阳城附近的,自是大皇叔和天武皇帝的心腹,倒是留在南部的那几位,仍旧过着不过世事的日子。

  至于雪族。   君九辰很早就派人去北疆调查雪族,母妃当年的仆人过世的过世,离开的离开。 他并不知道着是父皇故意为之,还是当真如此,他只能直接从雪族下手。 只是,大皇叔和雪族关系匪浅,基本断绝了雪族同他和阿泽的往来,他不敢太大意,至今也没什么进展。   问一问南边那几位皇叔,倒是条新路子,只是,该怎么问,可得都思量。 他对他们了解并不深。   君九辰心中都有数,却仍旧对孤飞燕点头,表示认可。

  得到认可,孤飞燕是高兴的,她更认真了,问道,“你可还有想起别的?有没有梦见过什么陌生的人?重复梦过?”  见孤飞燕这紧张焦急的样子,君九辰的心情又明朗了很多。 他原本没打算说那么多的,他原本就只想抱一抱她而已的。 而如今,他不介意跟她聊下去。   他回寝室去,找来了韩虞儿送他的那一株凤梨花。

他一番解释,孤飞燕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之所以同韩虞儿交好,是为了弄清楚这凤梨花的来头,别说喜欢韩虞儿,就连利用韩虞儿交好的韩家堡的心都不曾有过。

而他跟她要那张欠条,正是为了逼韩虞儿说实话。

  君九辰认真道,“我小时候一定在哪见过,而是非常熟悉。 韩虞儿至今都不说这是哪来的。 芒仲一直在暗查,可惜没人见过。 ”  “我试试。

”  孤飞燕打量了一番,放入小药鼎。

她心想,草木皆药,她不认得,小药鼎未必不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