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成吉思汗雕像下的仰望

发布时间:2019-06-11 编辑 :本站 / 7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成吉思汗雕像下的仰望

  多少年来,我一直想寻找一个滴水般渺小但绝对有纯真意义的地方,让思考紧贴生活大地,让思想沐浴圣者光芒,让思绪在历史长河中穿行,以给自己一个证实,证实自己冲决寄生的虚伪文章,看到黎明前最美的曙光,却没有找到一个合我心意的地方。 不曾想,徘徊多年以后,最终选中了海拉尔。   海拉尔,呼伦贝尔的首府。

既然称“府”,定有“城”的模样。

海拉尔也是如此!虽居草原之中,却没有青青草地,也没有遍地牛羊,更没有星星似的毡房、敖包,没有雕之健、马之悍,有的是西装革履,汽车洋房,和裹着新茶一样草香的空气,时空不现策马扬鞭的踪迹、弯弓射箭的影子,似乎连传统的锦绣长袍也尘封于历史,而一派现代都市的模样,早已湮没我回望过去的心情。

  城府中心,逃离了众多城市一样的喧嚣,银箔镂空的图腾上面,艺术性地隆起一尊策马扬鞭、气度非凡雕像。

它的四周,围着飞虹凌波、碧水环流,拢着亭榭叠翠、画舫笙歌,远远望去,芳草铺绿,小桥流水,交相辉映;云天造影,群雕精巧,相得宜彰,大有江南余韵,却不是江南,而是塞北草原最大的城市广场——海拉尔成吉思汗广场。

走近它,假如没有文化的烘托,会是怎样的情形?我无从所知。

但知道,现在的许多美丽建筑,既使有山、也有水,但走近以后,却让人失望和后悔,因为它经不起就近打量。

而用历史的、传统的文化围拢起来的建筑,将大为不同,因为文化是一个企业、一个地方、一个民族纵向传承最为坚固的支撑!  毕竟,这里是蒙古民族的发源之地,蒙古文化的传承之地,更是一个民族袒露血性之地。 伫立广场之上,仰望匠心神韵的那尊雕像,不由得让我想,八百年前,额尔古纳河东岸的广阔地域里,有这样一个族群,他们从森林中走出,由猎人变成牧人之后,便与马开始了旷世的生死相依,也是从那时起,他们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马背。 马背,给予了他们太多太多的英武和尊严。

而当一位健美的蒙古姑娘,从这里走出,远嫁他乡,孕育出一位横空旷世的英雄,当他再次踏上这片广袤的草原时,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撼。   这人就是,造就草原神话的一代天骄。

八百年后的今天,海拉尔人用明快、流畅的方式,隆耸起他山岳般伟岸的身躯,让人在光影中,依然看到他黧黑的、高扬的脸庞,还有头盔沿下,迸射出的那两道骄傲的寒光。

  那一刻,南下西进的飘鬃烈马,从这里一路长调高亢,一路弯弓射雕,激响狂怒的啸声,让帝国的太阳从这升起。

然而,江山盛衰,宗稷更替,如四季轮回,既是一种历史的断裂,又是一种历史的衔接,曾是庞然的马上帝国,一百五十年之后,却也像一位憔悴的老人,又回到这里,颓然倒下。   而他,生,轰轰烈烈;死,轰轰烈烈。

虽然他回归了草原,化做了泥土,像影子一样,消失在莽莽的黑山白水间,但他的影子,又穿越历史云烟,直到现在,在海拉尔,在呼伦贝尔,乃至在整个蒙古高原,只要长草的地方,依然无时不在、无刻不在、无处不在闪烁着他的耀眼光芒,似乎草原的任何一个地方,永远都在他的利箭射程之内。

  一河穿城,拖出一条幽蓝的光带,把海拉尔分成两瓣儿。 那河叫伊敏河,呼伦贝尔的母亲河,电影《情归伊敏河》的感人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而一只海青东,缓缓地从蓝天下掠过,它平展着双翅,俯瞰着,盘旋着,徘徊着,留下一串长长的清唳,仿佛在向海拉尔留下的蒙元青史,致敬。   此时的草原,牛羊依旧,但马却不是曾经的烈烈战马,苍鹰神雕也不多见,更不用说难见弯弓射箭的巴特尔。 可是,灵魂不灭,精神永存,因为贝加尔针茅、羊草和日萌菅的绿色,至今记得,那个健美的蒙古姑娘成为人母之后,告诉她的孩子一句话:只有苦难才能使人变成金子。   斜阳的光芒,从远天落下,几抹淡红的亮色,水一般洇入这座新兴的城垣。

这是一座没有熙攘的城市,没有嘈杂的城市,空气中除了草香,还是草香。

而西下的晚霞,就像冲天的火焰,烧掉了一个曾是刀光剑影的荒原,烧出了让人无法割舍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