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四百七十三回 死亡夜宴(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编辑 :本站 / 1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四百七十三回 死亡夜宴(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阎浩站起了身,转向张十四,满脸都是杀气,恶狠狠地说道:“说,是谁指使你的,你回来有什么企图!”张十四已经吓得尿了裤,密室里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尿臊味,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堂主,您可千万别信了这家伙的鬼话啊,我对圣教的忠心,可昭日月,如果有心背叛,还会回来吗?我要真的是奸细,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有人来抓捕你们哪!”天狼断然道:“住口,你这个叛徒,你以为你的毒计我们堂主看不出来吗?你就是想趁机混进总坛,然后引来官兵一网打尽!”天狼曾经和刘平一交流过,白莲教的总坛不是固定在某处,每年都会换不同的位置,非堂主以上不得入,只有除夕夜的那次赐药大会,才会让香主们进入,象张十四这种级别的小虾米,是根本不得入的。 阎浩哈哈大笑:“刘香主,多亏了你的提醒,才让我识破这个叛徒的毒计,怪我一时糊涂,险些错怪好人,张十四,如果你想死个痛快的话,现在就赶紧招出你的计划,念在咱们同乡一场的份上,我还可以。 。

”张十四突然抬起头,眼中凶光一闪,冲着天狼吼道:“老子跟你拼了!”说着就扑了上来,天狼心中冷笑,手指一弹,一缕劲风打灭了房中的那部灯烛。 黑暗中一片人体扑倒的声音,中间夹杂着几声暗器出手时的破空声和惨叫,最后就是阎浩的怒吼声:“别放跑了这个恶贼!”打斗声很快平静了下去,灯烛被再次点亮,只见天狼正躺在地上,头上冷汗直冒,而张十四则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 天狼痛得大叫:“快来人啊,把这狗贼从我身上移开!”几个白莲教众们马上上前。

用刀架在张十四的脖子上,把他抬起,却发现他已经口鼻流血,气绝身亡了。 而胸口,正插着一支钢镖,血正顺着钢镖的红布绸带不停地向下流。 天狼的腹部也出了一个深约寸余的口子,正向外汨汨地冒着血,他的头上冷汗直冒,叫道:“该死的狗贼,偷袭我!”爬起身,抽出那枝钢镖,狠狠地向张十四的手上又扎了两下。 阎浩看向了一边的墙壁上,正钉着一支同样的红绸钢镖。 他知道张十四是以暗器见长,这钢镖就是他最常使的家伙,按他现在的方位,那钢镖正好是打灭蜡烛的那支,而他手中别无长物。 打灭蜡烛后扑到刘平一的身上,顺手从百宝囊里抽出另一支钢镖扎中了刘平一,所幸黑暗中没有扎到要害,刘平一的武功又高过他,便反拔钢镖,一下把张十四给扎死,这应该就是刚才的全过程。

阎浩长吁一口气。 叹道:“刘香主,你不要紧吧。 ”天狼撕开了自己腰间的衣服,那个三角形的创口正不断地向外流着血,他恨恨地说道:“这狗贼情知不能幸免,就是来找我拼命的,堂主。 对不起,刚才只顾着保命反击,出手重了,没留下活口,都是属下的错。 ”阎浩笑着摆了摆手:“刘香主。 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今天多亏了你揭穿这个奸贼,不然我们整个圣教都有危险。 你快看看伤处有没有中毒,然后处理一下。 ”天狼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笑道:“还好,这狗贼的镖上没有喂毒,口子不算太深,他刺我的时候我左手本能地挡了一下,没让他全刺进去,不碍事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过两个白莲教众递上的烈酒和绷带,对着伤处喷了一口酒,然后缠上了绷带,算是暂时处理了伤口,伤处的绷带顿时一片殷红。

阎浩点了点头:“可惜这里没有药房,不能给你上金创药,刘香主,你且忍着点,我们先回堂里再说。

这次你虽然在沧州没有得手,但是事出有因,是张十四这个奸贼向明军报的信,你回来以后揭发了他,忠勇可嘉,我一定会报告教主,为你请功的,解药之事,就不用担心了。

”天狼心中窃喜,脸上也装出一副大喜的表情,哈哈一笑:“其实刚才张十四说的也不是全错,我确实有点担心这次事情搞砸了,加上这一年多来办事都不太得力,圣教会不会不给我解药了,所以也才犹豫了几天后,才咬了咬牙回来,反正不回来也是个死,至少,我得把沧州出的事回报给堂主您,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来是这狗东西报的信,也是误打误撞地为兄弟们报仇了。

”阎浩叹了口气:“刘香主,本来我们十天前就要撤离这里了,但是半个月前这个叛徒找上门来,说是你和李副香主出卖了大家,自己逃跑了,他还说你肯定会回来骗取解药的,到时候正好把你处置掉,我信了他的鬼话,才留下来等你,幸亏你及时揭露了这个奸贼,不然要是给他混进总坛,真是不堪设想。 ”天狼摇了摇头:“这个恶贼就是想把脏水泼我身上,然后取得堂主你的信任,再跟着混入总坛的,他的身份低微,根本没有进总坛的机会,只有借着我的脑袋,自己升到了香主,今年才会给弄进总坛,到时候教主都会有危险啊。

”阎浩恨恨地抽出一把剑,在张十四的尸体上又斫了七八下,砍得尸体血肉模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张十四的身子又翻了过来,又在他脸上划了十余刀,直到一张脸被砍得烂如血泥,再也无法分辨。 天狼知道阎浩是在毁容灭迹,笑了笑:“堂主,你这样砍也没用的,这家伙是一只独臂,别人能认得出来。 ”阎浩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来人,把这狗贼的尸体大卸八块,然后带走,只留个脑袋在这里,别的部位一会儿出城后扔到野外喂狼。

”几个面相凶狠的白莲教众一声暴诺,纷纷上前,很快,房间里就充满了刺鼻的血腥气。 阎浩摇了摇头:“这狗贼为了混进我们这里,居然把一只手都给砍了,也算他够狠,刘香主,你说他这是图啥?”天狼“哼”了一声:“想必此贼早就和官府勾结到一起了,自古以来,这种卧底死士自残肢体的,比比皆是,春秋时的要离刺庆忌,就是自残肢体,骗取了庆忌的信任,南宋时的王佐说服陆文龙归顺岳飞,也是自断一臂进入金营,而这张十四的上司如果手段够狠辣,那么断他一臂,逼他回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阎浩的眼中凶光一闪:“娘的,想不到官府中也有这样的狠角色。 ”天狼低声说道:“堂主,我这一路回来的时候,发现各地都在搜查我们白莲教,那些官府的官差捕快们一个个都只不过是趁机搜刮,可是我看到有一些神秘的人物,戴着斗笠,远远地站在一边察看,这些人的武功都很高,依我看,说不定是锦衣卫呢。

”阎浩的瞳孔猛地一收缩:“锦衣卫?你可确定?”天狼摇了摇头:“这只是属下的猜测,不过这次圣教接应蒙古大军,一路之上出力甚巨,想必朝廷也知道了此事,出动专门负责谋逆大案的锦衣卫,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是锦衣卫办事,那断张十四一臂,可就再正常不过了,他们本就是手段酷烈凶残,不讲王法的。

”阎浩点了点头:“不错,锦衣卫曾经在铁家庄和我们有过交手,他们中间是有些厉害人物,此地不可久留,我们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