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71章 十八年前的死者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警报长鸣,橱柜后面的铁门被敲动,连续不断的“砰砰”声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心慌。

  “六号,轮到你了。 ”我背靠座椅,神态轻松。

  “你是最后一个,当然不着急。

”六号咬牙切齿,他看着电椅艰难起身:“第一次指证刚过,这机器会不会还没有调整过来?要是把我当成杀手直接处决,那我岂不是太冤枉了?不行,我要再等三分钟。

”  他这么一说,圆桌其他人都有些不耐,他们等的起,但是门外的那未知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等的起。

  敲击声越来越大,更可怕的是,原本单一的击打声中出现了杂音,似乎又有新的东西来到门外。   “警报声可能会吸引更多不知名的东西过来,六号,你是想要害死我们所有人吗?”一号王师的位置距离橱柜最近,铁门一旦打开,他第一个遭殃。

  “说不定哦?杀手的职责就是破坏规则,杀了所有人独自获得奖励。 ”我若无其事的对一号说道:“再说了门外那东西我们因为未知所以才觉得可怕,万一有些人提前知道了那东西的本来面目,可能就不会感到惊慌了。

”  “十二号,我撕了你的嘴!”六号恶狠狠的瞪着我,他听出了我话里的含义,是在污蔑他就是杀手或者隐藏者。   “我就坐在这里,你若敢撕,来啊?”扭头淡淡的看了六号一眼,我张口说道。   “别得意,我今晚不会让你那么简单的死去。

”六号瘦猴手掌一挥,锋利的刀片便消失在他的掌心,也不知被他藏在了什么地方。   “你底气很足啊?难道掌握有这里的秘密?”我故作惊讶,看着六号。   他什么也没说,知道言多必失,走到电椅旁边戴上头盔。

  “我叫张北,今年三十四岁,跟你们这些作家、明星比不了,只是前连村一个普通的饲料厂工人。

”  “我第一次杀人是在十八年前,没有算错,那会我刚十六岁。 ”  “杀人的原因也很可笑,既然这里无法说谎,那我就把这个隐藏了多年的秘密告诉你们。

”  “我杀的第一个人是同校的学生,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跟她没有任何仇怨,那天杀她完全是一场意外。 ”  “十八年前,江城还不是现在的模样,郊区很荒凉,人也少,几个村庄之间隔着大片鱼塘和菜地。

”  “杀人那天晚上下着小雨,天儿比以前黑的早,那妞是后连村的,骑着自行车下学回家,从我们前连村路过。

”  “我那时候小,性子皮,就拿手电筒晃了几下那女孩的眼睛,结果她从我身边过来的时候吐了我一脸唾沫。 ”  “我哪能受这委屈,撒开腿去追她,在路过一个鱼塘时,我终于将那小妞逮着。 ”  “她对我是又打又骂,我气不过来就抓着她头发把她按到鱼塘中,随手摸了根枯树枝捅到她身体里。 ”  “我一开始只是想要报复,谁知道这人真不禁折腾,看着她不会喘气,全身变冷我才知道出事了。 ”  “扔下尸体我就往家跑,到了家喝了两碗热粥我心里反而不慌了,只是晚上躺到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  “鱼塘周围很荒凉,又下着雨,周围又没路灯,我琢磨着应该还没人发现尸体,不过明天天一亮,那妞家里人肯定会报案。 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偷了家里菜刀、手电,摸黑又回到鱼塘。

”  “我之前没杀过人,但是村里杀猪我没少帮忙,宰猪剔肉那一家能多得半斤猪肉,所以杀猪是我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

”  “到了地方以后,我把那妞分成了几部分,我还想细分来着,结果雨越下越大,没办法,只能赶紧逃走。 ”  “偷摸着回到家,第二天大清早,那妞的尸体就被发现,连同雨衣、书包、自行车,啥东西都被警察找到了。

”  “我跑到现场一看,十几个警察,好几辆警车把那几百米全给围住,一大堆人挤在旁边,连村长都在。

”  “我一看这阵仗,吓得裤裆子都湿了,正准备投案自首,里面一位专家走了出来,他跟派出所警察讨论着我的作案手法,说犯人意图肢解,手法娴熟,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连他自己都做不到不破损内脏的情况下分割尸体。 ”  “我一听这话,心里还怪骄傲,就差当着他们面承认是自己干的。 ”  “后来我被村里大人轰走,派出所也对周边几个村子发出了协查通告,他们怀疑嫌疑人年龄在二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学过医,掌握外科技术,而且心理变态。 ”  “这么找怎么可能找的到?一晃就是四年时间,如果我当初被人抓住,肯定就不会有以后这些事情了,可惜不仅没有人抓住我,甚至根本就没有人怀疑过我。

”  “你们知道这种感觉吗?就好像做了一件足以轰动全城的事情,但是却无人欣赏。

”  “我心里痒痒,杀人这种事情谁都知道不好,但我那时候已经戒不掉了。 ”  “我也不清楚自己处于一种怎样的心理,杀人也不是为了什么利益,纯粹是为了发泄,对,不爽!我不爽身边的一切!”  “我杀死的第二个人依旧跟我毫无关联,我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晓得她是周边厂里的女工,要上夜班,会经过几段偏僻的道路。

”  “四年过去,村里也发生了不少变化,监控摄像的出现让我不敢随便下手。 ”  “我确定了那个女人上下班的要走必经之路后,跟她错开时间,偷偷记下每一个地方的探头,然后确定了动手地点。

”  “我先将准备好的刀具带到现场,埋在菜地里,提前了几个小时埋伏到那。 ”  “半夜十一点多钟,那女的下了午班经过我所在的地方,被我直接按倒,一刀刺入要害。

”  “杀人不难,难的是藏尸和销毁证据。

”  “有了四年前的那次经验,这次我做了充足准备。

我带了斧子、剃刀、片刀等。

”  “整个过程,耗时三个小时。

现在回想起来,还让我意犹未尽。

”  “我是先从哪里下手的?对!是脊椎、髋骨那块,骨头挨得比较紧密,关节比较复杂,单凭小刀解决起来费时费力,我当时直接用斧子剁。

斧子不在于锋利,主要是借重量劈开关节。

我活儿很好,四肢关节单凭小刀解开。 从脊椎上卸肋排,用刀尖去撬关节,自下而上挑开韧带。

肉最好削的地方是里脊,其次是四肢。 肋排结构简单,好操作。

脖子上肌肉组织很烦人,比较费时间……”  瘦猴男人说完,圆桌周边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他说的太详细了,每一块骨头是如何处理的他都说了一遍。   “拆解完后,我就带着工具扬长而去,只对尸体做了最简单的掩埋。 ”  “这案子果然再次让警方震动,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已经不再慌张,大不了就是被抓,仅此而已。

”瘦猴男脸上带着满不在乎的笑容,大抵魔鬼就长着和他一样的面容吧。   “杀人这件事是会上瘾的,又过了两年,我开始谋划杀第三个人,那个人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  “我谋划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动手,第一是因为我没有百分百的保证可以再次逃脱,第二是因为女儿的出现,我总感觉女儿长得很像我被杀死的同校女学生。 不管怎样吧,反正第三次杀戮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  说完六号将头盔摘掉:“这些事情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也很好奇游戏主办方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自嘲的笑了笑:“除非是那些被我杀死的人变成了鬼跑来告密,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