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古言推荐《废后难宠》

发布时间:2019-07-10 编辑 :本站 / 11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古言推荐《废后难宠》

  夜,漆黑如墨,浓浓夜色之中,刺目的火焰跳跃而起,瞬间点燃了司徒珍惜身后的房屋。

  “爹!娘!”  司徒珍惜眼睁睁的看着父母为救自己被砍倒在地,不由嘶吼出声,她纤弱的身形,在黑夜中止不住的轻颤,四下冲天而起的火光,照亮了她美丽的面庞。   心,痛到无以复加之境,她微扬着头,几乎将双唇咬出了血,双目愤恨的死死盯着那正朝着她的至亲挥舞屠刀的黑色身影。

  就在不久前,她还在跟兄长于月下谈笑风生,与父母承欢膝下,就是这些黑衣人,堂而皇之的闯入司徒府别院,不分青红皂白便大开杀戒!  “你是谁?我司徒家与你到底有何仇怨,竟然你如此痛下杀手?!”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止不住的簌簌落下,司徒珍惜心痛至极抱紧深受重伤的娘亲,嘶声质问着那为首的黑衣人:“你等如此胡作非为,可想过国法二字?!”  面对刀剑,她自然会怕,但即便是死,她也该死的明白,是以……就算心中惊恐万分,她也一定要弄清楚对方是谁,又为何要置她们司徒家于死地!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  她相信今日之事必有起因,但她们司徒家只是普通商家,从来奉公守法,即便她绞尽脑汁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今日噩运由何而来!  然,黑衣人并没有给她回答,而是快步而来,朝着她高举了屠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面对即将到来的屠戮,司徒珍惜双眸之中,满是绝望和不甘!  漫天的火光,照亮了周遭一切。   入目所及,是过往她生命中最亲最近的人,那原本鲜活的生命,此刻皆都伏尸在地……  “惜儿?!”  忽然之间,兄长凄厉的嘶喊声自不远处传来。

  闻声,本已绝望的司徒珍惜心下一惊,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她朝着兄长所在的方向大喊:“哥哥快跑!”  然,下一刻,她的兄长,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却手持长剑,拼死来到她的面前,在近乎贪婪的看了她一眼后,直接将她推给了不远处早已负伤的奶娘:“带惜儿快走!”  “我不走!”  司徒珍惜用力摇着头,眼泪随着她的动作不停滚落,打湿了她的衣襟。

  奶娘见状,不顾她的挣扎,直接背起她,转身向外奔去……  ——  夜,漆黑如墨,月华掩去,寒风瑟瑟。   黑暗中,奶娘背着司徒珍惜艰难而又拼命的在暗巷中穿梭着,司徒珍惜身上有伤,粉雕玉琢的脸上泪珠晶莹,一双明亮的大眼此刻满是绝望地望着远处的一片火光:“哥哥……哥哥……”  火光照亮天地,暗巷中却只忽明忽暗,不知跑了多久,奶娘终是体力难支的放缓脚步。

渐渐的,渐渐的,她闷哼一声,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连带着她背上的司徒珍惜也重重的摔在地上。   司徒珍惜后脑重重磕在石板上,剧烈的疼痛传来,她本该吃痛出声,却紧咬着嘴唇,只发出一声闷哼。   诡异!寂静!  远处冲天火光舞动跳跃,周围静的却只能听到奶娘粗重的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奶娘蠕动着唇角,缓了数次,这才颤着声道“小姐,老奴不能再照顾你了。

”  “奶娘……”  软软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被奶娘压在身下的司徒珍惜到底还是哭出声来。   “奶娘,哥哥把惜儿交给你……你不能丢下惜儿,你起来带惜儿离开这里……”  司徒珍惜不住的晃动着奶娘的肩膀,感觉手心处沾上黏黏的东西,她颤抖着把手凑到鼻息间轻嗅了下,而后撇了撇嘴,将胃部翻滚的不适咬牙压了下去。

  “老……夫人……和少爷……家……没了……小姐……别回去……要……好好……活着……”奶娘用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却终是没能抬头再看司徒珍惜一眼。

  “奶娘……”  司徒珍惜感觉到奶娘越来越弱的呼吸起伏,用力咬着嘴唇,只任眼角的泪珠簌簌滑落,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一早时,她还无忧无虑的憨笑着,可一夜间,她的亲人全都被害。

  家,随着一把大火,付之一炬!  司徒世家,安阳城内最大的商贾之家,只在一夜之间遭贼人洗劫,家主皆都难逃厄运,最终一把火被烧了个精光。

  有人说司徒家在商场上得罪了同行,这才遭了灭门之灾。

  也有人说司徒家家大业大,这才引来贼人觊觎。   在众说纷纭中,半月之后,安阳府传出消息,掳掠司徒世家的贼人乃是恶意竞争的商场对手,此案以凶手被诛而告破。

  虽说贼人被诛,不过一场大火已然焚尽一切,司徒一姓也一夜间便被从安阳抹去。   没有人知道,司徒家的小姐在大火中虽然受了伤,却幸免于难……  ——  “哥哥快跑!”  伴随着大喊声,原本正处于噩梦中的司徒珍惜猛地坐起身来。

  稍显滞怔的视线,徐徐扫过破庙里破败不堪的摆设,司徒珍惜不停喘息着,冷汗止不住自额际缓缓流下,她伸手猛抓襟口,想要让自己的呼吸多少顺畅一些。 垂眸之间,瞥见自己袖口上的补丁,伸出手来,摩挲着身下干硬咯人的柴堆,她苦笑一声,将另一只手置于胸口,让自己的心绪渐渐归于平静。

  自柴草堆上站起身来,她动作熟练的从边上早已蒙了灰的香炉里剜了把香灰,胡乱的抹在脸上,然后轻轻搓手,将破庙早已被虫子蛀满洞的木门搬开。

因迎面而来的寒风而忍不住瑟缩了下身子,司徒珍惜将身上破烂的衣衫紧紧裹起,顶着寒风,朝早已化作一片废墟的司徒家快步行去。   一身颓败,身上衣衫褴褛,站在被大火烧过的废墟前,司徒珍惜灰头土脸、蓬头垢面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凄凉无比。

  望着眼前的残垣断壁,她稍显稚嫩的脸上死灰一片。

此刻的她满脸都被无尽的晦涩覆盖,与她而今年龄极不相符,却和面前漆黑颓败的废墟相形益彰。

  爹没了,娘没了,哥哥也没了……  司徒珍惜的耳边仍旧缭绕着那一夜的喊杀声和哀嚎声,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血,殷红的一片一片的,不断在晕染着,晕染着……  想起爹娘为护她身中数刀的惨烈情景,想起哥哥护着他,迎上屠刀的身影……她颤抖着身子,手握成拳,惊惧的闭了闭眼。

  家没了……  想到再也不到从前,再也体会不到家的温暖,她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氤氲浮现。   她的家,随着一把大火,付之一炬!  司徒家,在安阳城数一数二,却也是知名的儒商之家。

可……只在一夜之间,司徒家遭贼人洗劫,家中老小皆都难逃厄运,最终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化作眼前这片废墟。

  有人说司徒家在商场上得罪了同行,这才遭了灭门之灾。

  也有人说司徒有件家传之宝价值连城,这才引来贼人觊觎。   在众说纷纭中,于半月之后,安城府衙张榜公示,掳掠司徒家的贼人乃是与之有着恶意竞争的商场对手,而今凶手已经认罪伏法!  司徒珍惜永远都记得,在看到这份告示的时候,自己的心底,到底有多痛!  凶手真的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吗?  不管真相如何,既是官府贴出告示,道是此案已结,行凶之人只以为一场大火已然焚尽一切,司徒一姓也一夜间便被从世间抹去。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