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军压境 传统故事连环画

发布时间:2019-07-03 编辑 :本站 / 4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军压境 传统故事连环画

  天不亮,八百里紧急快报便赶到了京城,一队骑兵风驰电掣般冲进了京城,直向大内皇城方向奔去。   嗅到了重大军机的各家报纸连夜开始行动起来。   上午,还没有到各家报纸正式发行的时候,但包括《信报》、《小报》、《导报》在内的各家报纸便纷纷推出紧急特刊,用大标题标出了最新战报。   《浴血奋战,重夺锦州》这是信报的特刊消息,小报的标题是《锦州归来》,而导报则更加直接了当,《宋军大胜,战局扭转》。   消息随着特刊迅速扩散,顿时满城沸腾,京城的各家茶馆和酒楼都在兴奋地谈论着扭转时局的战役。

  几个月来,大家已经被辽东惨败压抑得太久,信心丧失,这里面的一个关键词就是锦州失守,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宋军惨败就是从锦州失守开始。   现在宋军重新夺回锦州,使得京城百姓心中压抑了几个月的阴霾被一扫而空。

  在潘楼街的清风酒楼内,数十名酒客兴致高昂,谈兴极浓。

  “我早就说了嘛!只要把小范相公请回来,我们宋军就无往不胜,现在证明了,我当初有先见之明。

”  “就是!我就想不通,当初小范相公刚收复了云州就被免职,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功高震主?”  “老吴,不要乱说话!”旁边一人提醒道。

  另一名酒客道:“我倒相信官家有这个心胸,我听说是有人在官家面前进谗言,才导致”  这时,酒楼掌柜拎着酒壶过来,笑呵呵道:“各位不要再说以前的事情了,我们要向前看,大家说说宋军能不能攻下辽阳府?”  “齐掌柜,今天是大喜日子,酒就便宜点卖吧!”  “就是,今天应该优惠。 ”  酒楼掌柜向众人抱拳道:“我还真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东主的决定,今天京城所有清风酒楼一律半价出售酒水,等灭了辽国,酒水免费三天,大让家开怀痛饮。

”  众人一片欢呼,纷纷大喊:“掌柜,再来一壶!再来一壶清酒。

”  坐在角落的一名老者微微笑了起来,这时,一名随从快步上前,对老者低语几句,老者点点头,让随从替他结帐,他起身下楼去了。   这名老者正是在刚从大名府回京的老相国韩琦,韩琦四年前因坚决反对青苗法而罢相,改判大名府事,在大名府一带治理黄河,这一干就是四年。

  这次韩琦回京是因为范宁辞相,同时范宁又婉拒了重任相国,天子赵顼便想到了韩琦,将他召回京,任命他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式接替范宁的相位。   与此同时,韩绛因为之前指挥不当,导致宋军惨败,也被免去了相国之位,由吏部尚书赵概接任韩绛尚书左丞之职,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绛改任观文殿大学士、辽东宣抚使。

  韩琦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而行,不多便来到了宣德门,韩琦抬头望着这座宏伟的城门,他低低叹息一声,终于又回来了。   “韩兄!”  忽然有人叫他,韩琦抬头,却见是富弼和文彦博,他顿时大喜,连忙上前道:“两位相公怎么在这里?”  富弼呵呵笑道:“刚才韩公的随从来报,说韩公要到了,我们便特来迎接。 ”  韩琦心中感动,连忙道:“我只是让随从来打个招呼,说我已经到京城了,哎!还要烦请两位相公亲自出来迎接,愧不敢当啊!”  “韩公不必这么客气,我们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请吧!”  富弼和文彦博将韩琦请到知政堂,三人坐下,随从上了茶,富弼问道:“黄河治理的情况如何了?”  “只能说最近几年不会有事,主要是上游来的泥沙太大,河床不断抬高,导致黄河需要几百年长期不断的治理,否则几年后就会溃堤泛滥,目前再怎么治理都是治标不治本,要想彻底治好黄河,就必须减少水中泥沙,那就得在上游治理,把百姓都黄土高原的百姓都退出来,重新恢复成一望无际的森林,黄河或许就好了,但现阶段,谈何容易!”  文彦博道:“前两年范宁也是这个意思,尽量减少黄河上游的人口,他的原话怎么说来着,对了,要大力植树造林,恢复植被,减少水土流失,和韩公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  韩琦点点头,“听说小范相公婉拒了相位,这是为何?”  富弼和文彦博对望一眼,两人脸上皆露出苦笑,韩琦一怔,“怎么,连我都不好说?”  “不是不好说,只是不知该怎么说。

”  富弼叹口气道:“他恐怕在朝廷的日子不会太长了。

”  “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琦一直在大名府,对范宁的情况并不太了解,他一脸糊涂,看看富弼,又看看文彦博。

  文彦博笑道:“韩公不知道范家海外买岛之事?”  “当然知道。

”  韩琦这才醒悟过来,“你们是说,他要去海外?”  富弼点点头,“这次如果不是太后施压,官家也不会召他回京,那么他就一直留在北岛了,而且他全家都迁徙去了北岛,他的意图还不清楚吗?”  韩琦眉头皱成一团,他有点不太相信,有人会放弃上国宰相之位,去海外荒凉之岛做岛主,范宁这么精明的人,他怎么会选择这条路?  “我刚才在酒楼吃饭时,听酒客说,天子似乎对他有点成见?”  富弼淡淡道:“都说他功劳震主,被逼无奈流亡海外,这种说法很有代表性,前段时间,满城都这样说,但事实上呢,如果天子不信任他,会把大宋五十万军队交到他手上,由他全权指挥调动?就凭这一点,这种说法就不攻而破,天子对范宁很信任,虽然有时也糊涂一下,但只要醒悟过来,他对范宁信任依旧,范宁要去海外,其实是天子对他的一种恩赐。

”  “恩赐?”韩琦不解地望着富弼。

  旁边文彦博道:“如果天子封韩公你为国王,赐你百万臣民和大片富饶的土地,韩公还愿回来吗?”  韩琦很惊讶,“真是这样吗?”  富弼点点头,“很快就会审议海外实爵分封制了,如果审议通过,范宁所在北岛就会定名为楚国,成为大宋的海外属国,高度自治,这就是范宁宁可放弃相位,也要去海外的缘故,天子为了表彰他灭西夏和收复幽云十六州和河西走廊的功劳,赐他十万户百姓,如果他能灭了辽国,说不定十万户就会变成十五万户,对大宋南大陆的繁荣形成有力支撑。 ”  “那什么时候审议?”  “快了吧!十天后草案将提交天子,由天子决定何时进行朝议。

”  辽东的局势开始越来越紧张了,锦州,就在三天前,范宁亲自率领三十万大军抵达了锦州,而从海路过来的上百艘万石大船也运来了大量的粮草物资,在锦州卸下,该由小船运往锦州城。   辽国开始全面收缩,耶律洪基下令放弃对大定府的围困,三万辽军骑兵撤回辽阳府,辽西州的驻军也向辽阳府撤退。

  这时,耶律洪基已经顾不上对东京道的税源影响,从东京道各城强行征兵,短短数天内,便征到六万青壮,使辽阳府的辽军总兵力达到了十六万。

  耶律洪基的强行征兵激起了东京道各地的强烈抵触,城内居民纷纷逃离家园,使得耶律洪基扩充兵力到二十万的计划破产,也严重破坏了辽国在东京道的统治基础,彻底失去了民心。

  不过范宁并没有下令进攻辽阳府,他的大军在占领辽西州后便停止了东进,和百里外辽阳府对峙。   这天下午,被辽军围困了数月的曹诗率领一万军队抵达了辽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