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74章 血统,鲛族之后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14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鲛族,这是玄空大陆非常古老的一个族群。

已经销声匿迹了上千年。

以至于如今绝大多数人都觉得鲛族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并非真的存在。 而鲛珠不过是特殊的珍珠,被冠上鲛人之泪的名字罢了。

  君九辰专门调查过玄空大陆上的上古家族,自是也了解过鲛族。

  他虽然不知道千年前鲛族为何突然销声匿迹,但是,他知道鲛族确实存在过,也知道不少收藏家手里的鲛珠,还有万晋百里家族的家族信物都是真正的鲛珠,鲛人泣的泪。   鲛人在年幼的时候,同普通人完全没有区别。

但是,从十三四岁开始,他们就会经历一场蜕变,鲛族的特征和特殊能力都会出现。

其中,泣泪成珠是最明显的特征!  然而,鲛人泣珠并非一直会发生。

鲛人的一生中只有锐变和死亡的时候,才会出现泣泪成珠的现象。

在蜕变的时候,鲛人每掉的一颗眼泪都会变成珍珠,而这些鲛珠同一般的珍珠并没有多大区别,不能成为鲛珠。

真正的鲛珠,是鲛人死前流下的最后一颗眼泪。

  鲛族血统中还有金鲛,银鲛、玉鲛和黑鲛四大血统,金鲛为尊,黑鲛为贱。 他们留下的鲛珠也是不同的。 百里明川的信物紫玉鲛珠,便是玉鲛一族留下的。

如今只有少数的银珠在竞拍场出现过,至于金珠,近千年来都没人见过。

  无疑,夏小满是鲛族之后,他在蜕变。   君九辰往水中看去,可惜,水色是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此时此刻,夏小满正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他的双腿正在长鳞,在蜕变成鱼尾。

  一如虫蛹破茧成蝶,若是承受不了蜕变的煎熬便会死在茧中,鲛人若是承受不住蜕变的苦痛,必会丧命,而留下的最后一颗眼泪便是真正的鲛珠了。

  夏小满紧紧拉着君九辰的手,一直掉眼泪,身子有些发颤,却不敢哭出声。   他昨天深夜回来之后,没多久就开始不舒服了。

一开始他只觉得特别渴,后来就觉得整个身体都特别干,不浸泡在水里不舒服。 他原本是泡在浴桶中的,怎么还是觉得不舒服,他控制不住自己,跑到后花园直接给跳池子里了。

  天亮的时候,他就开始出现异常,双腿闭合分不开,腿上开始长鳞,疼如刀割。 他疼哭了,才发现自己的眼泪居然变成了珍珠。

  他从未听说过鲛族,他被自己吓着了,只当自己变成怪物了,一直躲着,忍着,不敢出来。

他都哭了一天了!  君九辰没有回头,只冷冷道,“都退下!”  众人都退下,孤飞燕可没走,她不太明白,却也看得出来夏小满很痛苦。 她箭步过来,问道,“他是鲛族之后,可……他这是怎么了?”  夏小满忍着疼痛,抬头看来,“殿下,鲛族是什么?我……我这到底怎么了?”  君九辰另一手也拽住他,看着夏小满红彤彤的眼睛,认真说,“你先别管鲛族是什么。 你听好了,再疼都要忍过去,否则,你会死!”  夏小满瞬间就怔住了。 孤飞燕亦是震惊,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孤飞燕早把自己跟夏小满的账抛脑后,她也伸手过去,握紧夏小满的手,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夏小满身体的僵硬,知道他一直强忍着。   这小兔崽子哪是那么能忍的人呀?他再老成,也终究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孤飞燕心疼极了,她道,“小满,你要实在忍不住,你就大声哭,哭得越大声越不会疼,你相信我,我试过的,真的有效。 ”  夏小满看了看孤飞燕,又朝君九辰看去,他紧紧咬着唇,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就是不敢哭出声。   当年,他被一个老太监捡回宫里,差点要被阉了,是靖王殿下救了他。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被带出敬事房还一直哭一直哭,靖王殿下就凶了他,警告他若是再哭,就不要他了。 从那之后,他就一直跟着靖王殿下至到现在,三年多了,他一滴眼泪都没掉过。

  这一回,若不是真的疼得忍不住,他也不想掉眼泪的!  其实,君九辰当年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他并不记得这件事了。

见夏小满这么忍着,他道,“想哭就哭吧,忍着作甚?”  一听这话,夏小满就哇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似乎真的不那么疼了,他的身体也不再绷着那么紧。   然而,就在夏小满渐渐要放松下来的时候,突然,一股剧痛从双腿处传来,一下子蔓延了全身。

  夏小满终于忍不住了,猛地就推开君九辰和孤飞燕的手,转身一头栽入水中。

  孤飞燕大急,“他怎么了?”  君九辰也不清楚。

  不过片刻,竟将夏小满在水中疯了一样游窜,他像是在痛苦挣扎。 他游窜着游窜着,突然一头朝池壁撞过去。

  “夏小满!”  “不要!”  君九辰和孤飞燕几乎同时出声,君九辰想也没想,直接跳入水中去拦!  夏小满已经撞了一下,血流到脸上,他还要继续撞,幸好君九辰及时抱住了他。 可是,他分明已经失控,疯了一样挣扎,像是有一股力量一定要宣泄出来,宣泄出来,就不会疼了!  “放开我!放开!”  “殿下,我求求你了,放开我!我受不了了!”  “殿下,放开我……”  他时而大喊,时而哭泣,君九辰却始终没有放手,他冷声,“撑过去,别让本王后悔救你!”  夏小满微微一怔,只是,很快就又开始挣扎。 他不想的,但是他忍不住!  他挣扎着,挣扎着,突然咬住君九辰的手臂,死死地咬住,人也安静了下来。

天知道他咬得有多狠,很快,鲜血就从他嘴巴蔓延开。

而君九辰轻轻蹙着眉头,却没有推开他的意思。   孤飞燕在岸上,着急地来来回/回踱步。

君九辰手臂上不停蔓延开的血色,看得她特别刺眼。

  她走着走着,不经意间摸到了小药鼎,立马就止步了,狠狠拍了自己一脑门!  “止痛药!或许止痛药有效!”  她立马启动小药鼎,命令小药鼎配制药效最烈的止痛药!很快,小药鼎就交给她一颗药丸。   她直接跳下水去,“臭冰块,快,让他试试这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