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469章 入虚冥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6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469章 入虚冥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巫医道的世界不可能真的献祭给某个空间,江寒需要开创一个,自己的玄境,这不是很难的事,因为想要开辟玄境,最难的一步已经度过,那就是进入虚冥.至于为什么别人不尝试开辟自己的玄境,明明别人也能用同样的方法进入虚冥,这事解释起来太简单了,尝试过的人都死了,虚冥是一个所有大能玄境共存的空间。

而大能们的玄境就是从这个空间硬生生夺出了一部分,占为己有,这个空间的规则当然不允许,所以大能们开辟玄境,实际上需要和虚冥的法则对抗,从而夺得一部分空间归自己。 这也是寒为什么说现在的江寒,根本不可能,修为差太多了,别说对抗规则,规则都感受不到。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不需要江寒自己去对抗法则,因为盘古巫骨印的存在,完全可以在虚冥规则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创出一个自己的空间。

而抛开了虚冥规则不谈,在虚冥中开创空间实际上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说白了开创空间,就是从虚冥夺得属于自己的玄境之后,自己进入玄境后,自己就是那里的神。 想要玄境成什么样,完全就是在自己一念之间,只要有想象力,想要这玄境是什么样,它就可以是什么样。 明白了这些之后,江寒开始动作,体内血海之力完全运转,神念之力全部调动,开始凝聚自己的元神之力,时间过得仿佛很慢,江寒对于外界时间流逝已经基本没有了感觉。

陷入了冥想的状态,江寒按照龘龗教他的方法尝试,不久之后就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在自己灵台方寸之地凝聚,越来越壮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寒只觉得灵光一闪,感觉到了一种很特别的变化,但他却不知道是具体是什么地方变了,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月,龘龗早就消失不见。

醉心客大概也知道了江寒在此闭关,早就让天下吩咐不得打扰江寒,此刻江寒醒来,并没有出门,他感觉神念之力更加强大,一身灵力修为,炼体之力倒是没有多大变化。

最大的改变来自于神念之力的变化,他知道自己的元神之力已经凝聚成功了接下来没有时间耽搁,必须马上开始下一步。

江寒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引神灯破虚玉和定魂玉,之后又从珠印空间中把涣日取出,凝神四宝已经齐聚,他现在有些激动。 从真正踏入修行界的一刻他就经常听说,元神修士如何如何,只有达到了元神修为,才能被称为真正的修士,不成元神,终究只是平凡。 所有的修士,对元神玄境都有着近乎于“念”的执着,把这个境界当成了一生的目标,同样,也有大部分的修士,终其一生也没有能够踏进玄境之中。

他身为修士,自然也曾经极度渴望,特别是面对危机,而自己力量不足的时候,那种时候尤其渴望强大,尤其想要马上踏入元神之境。

他修行的时间很短,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实在是太年轻了,但时至今日,终于也轮到自己来冲击这个让无数修士神往的境界,终于轮到自己,终于要成为一名元神修士了,江寒很激动。 江寒盘坐在巫医道世界,此刻面前摆着凝神四宝。

他先拿起了引神灯,使用之法非常简单,注入灵力,辅以一个简单的法诀就行,龘龗已经教过他。

江寒把引神灯点亮,这盏莲花灯从一侧射出了一束灯光,江寒移动引神灯,灯光正正得照射在了巫医道世界的天空之上。 片刻之后,被引神灯照到的天空亮了起来,作为根基射出两束光,这两束光交叉之下,打开了一个传送门一样的东西,但覆盖这雾气,看不到具体是什么。 江寒知道现在需要使用破虚玉了,伸手夹起了破虚玉,同样是简单的法诀之后他捏碎了破虚玉,一些星星点点的光飞出,向着那雾气贴了上去。 遮挡住传送门的雾气被这些星星点点的光覆盖之后,如同点墨入清水一般,很快消融殆尽,一个星空一般的入口出现。 这就是通往虚冥的入口,虚冥是一种精神世界的空间,绝对不能用肉身尝试,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亘古如此,没有一个特例,只能由意志驾驭元神进入。

江寒没有元神,但是他有元神之力,非常凝练,和一般的元神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不能够长久存在,此刻江寒知道是时候了,不能耽误。 他拿起最后的定魂玉,放在了引神灯莲台中心,定魂玉的作用,非常重要。

虚冥中没有时间,没有方向,没有感觉,一旦进入即便马上回头都不一定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一旦迷失的话,元神无根,终究会灭亡。 定魂玉的作用就是留下一丝联系,让进入虚冥的修士能找到回去的路,一般来说,修士凝神都会有长辈守护,防止有人破坏。

只要踢飞了定魂玉,那深入虚冥的修士是没有可能生还的。 放好了定魂玉之后,江寒意志驾驭元神之力,法诀一动,引神灯飞出了一个光影,同样是莲台状,江寒元神之力站在这光影莲台之上,遁入了虚冥之中。 “开始凝神了。 ”江寒在巫医道世界中突破,却有人能够感应到,这是一座很高的楼阁之上,这里坐着两个人。 “不知道这小子用什么当祭品。

”黑发老人对江寒也颇兴趣,即便不考虑到他的身上具有木行灵力,他本身也很有意思。 “以他的性格,别看大咧咧,实际上非常谨慎,没有找到完美的东西,他不会轻易尝试,我到想看看,他能带来什么惊喜,只是现在,已经快没有时间了,唉。

”说话的是一个白发老人,是黑发的师弟。 “现状谁都没办法改变,只能听天由命了。

”白发提起的事情,自然是世界末路,黑发同样担心,但担心也没什么用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