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为政者必须要有主见,他因为耳根子软,直接导致自己的国家灭亡 情字图片

发布时间:2019-07-10 编辑 :本站 / 9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为政者必须要有主见,他因为耳根子软,直接导致自己的国家灭亡 情字图片

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常常很瞧不起那些没有主见的人,这种人遇事慌张,或者人云亦云,根本没有自己的主见。

我们就把这类人称为耳根子软的人。

如果一个耳根子软的人是个普通人,那也就注定了他今生碌碌无为,受损害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但如果一个耳根子软的人是从政者,甚至是掌握天下权柄的人,那不幸的将是他的国家和亿万斯民。 我们都知道的晋武帝传位给痴呆儿子晋惠帝的故事。 晋惠帝司马衷的痴呆尽人皆知,知子莫若父,晋武帝岂能不知,但就因为他宠爱的杨皇后一再给他灌迷魂汤,最终国家交给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痴呆,直接导致了西晋灭亡,以及之后中国北方长达二百六十多年的大动乱。

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深。 晋武帝我们今天再讲一个故事,是说一个五代十国时期的后周的一名大将。 这名大将叫张永德。 后周在当时是最有可能结束中国已经分裂了一百多年的局面的国家。 因为后周有一个大有作为的皇帝周世宗柴荣。

柴荣在位时间虽然短暂,但他励精图治,南征北战,很有一统江山的气象。 而这个张永德就是柴荣的心腹将领。 说张永德是心腹,不单是因为他对周世宗的忠诚,还因为他和柴荣的关系。 张永德的父亲是后周开国皇帝郭威的好朋友,所以郭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张永德。

等到郭威当了皇帝,张永德就成了驸马爷,仅仅二十四岁就被他的岳父封为中央禁军的殿前都指挥使,成了最有权势的高级军官。

等到郭威死去,柴荣作为郭威的养子兼外甥,继承了皇位,张永德又成了皇帝的妹夫。

这个张永德虽然官运亨通,春风得意,却并不是个纨绔子弟。

在历史上相当有名的高平之战中,后周面对北汉与契丹联军,在开战极为不利的情况下,正是凭借着他和当时还是后周一名中级军官的赵匡胤并力死战,才扭转战局,彻底击溃北汉契丹联军,奠定了北周由弱转强的开端。

张永德和赵匡胤的表现也使他们成为了当时朝廷最闪亮的两颗明星。

赵匡胤但历史总是充满了遗憾,就在后周一鼓作气,准备与契丹进行一场决战时,柴荣却在出征的路上病重了。

将近二百年之后的南宋人徐度,在他编写的《却扫编》中记载了这样一则轶事。 “周世宗既定三关,遇疾而退,至澶渊迟留不行,虽宰辅近臣问疾者皆莫得见,中外汹惧。

时张永德为澶州节度使,永德尚周太祖之女,以亲故,独得至卧内,于是群臣因永德言曰:天下未定,根本空虚,四方诸侯惟幸京师之有变。 今澶、汴相去甚迩,不速归以安人情,顾惮旦夕之劳而迟回于此,如有不可讳,奈宗庙何!永德然之,乘间为世宗言如群臣旨,世宗问:“谁使汝为此言?”永德对以君臣之意皆愿为此,世宗熟思久之,叹曰:吾固知汝必为人所教,独不喻吾意哉!然观汝之穷薄,恶足当此!”周世宗这段记载比较长,翻成白话就是说,柴荣在出征契丹时生了重病,不得不撤军。

大军走到了澶渊就停下不走了。

澶渊这个地方比较出名,因为在这个地方,在之后的四十年左右,北宋与辽国订立了澶渊之盟。 澶渊就是今天的河南濮阳,距离后周都城开封直线距离有160公里左右。 柴荣迟滞不行,而且又因为生病,所以大臣们都见不到他的面。

这时候大臣们就开始惶惶不安了,私底下议论纷纷。 这时候只有张永德,因为和皇帝是至亲,唯有他能够和皇帝见面。 大臣们于是找到张永德,七嘴八舌的对他说道,现在天下并不安定,大军出征,都城防守空虚,各地的诸侯们都在私底下盼着国家出乱子,现在这个地方离京师这么远,皇帝不赶紧回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国家可就危险了啊。 你作为皇帝的身边人,应该去给皇帝说说,咱们赶紧回去吧。 张永德被大臣们的情绪所感染,再加上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就拍胸脯答应去当面跟皇帝说。

等瞅到了机会,张永德就把大臣的话跟柴荣复述了一遍。 柴荣问他,这话是谁让你说的?张永德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大臣们都是这样说的。

从这两句对话中,我们其实已经看出问题来了,柴荣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谁让你说这话的?这说明他不认为这话出自张永德,一定是张永德转述的别人的话,也就是有人把张永德当枪使了。

而张永德的回答更蠢了。

他说大臣们都这样说,这句话一是暴露了自己确实是受人指使,而自己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二是张永德从柴荣的话里听出了不祥之感。 所以有拿群臣做挡箭牌、推脱自己的意思。

接下来柴荣彻底翻脸了。

历史记载说柴荣这人脾气暴躁,所以此时盛怒之下说话就相当不客气。

他说,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被人教唆的,你整天跟在我身边,难道不明白我迟滞不前是为了什么?就凭你这点出息,还能做成什么大事!当柴荣疾风暴雨的说出这段话后,估计他对张永德已经绝望了。

张永德到此时,可能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后来柴荣很快带领大军回到了京师。 而倒霉的张永德“解兵柄,加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也就是说被解除了兵权,但柴荣还顾忌着脸面,没一棒子把张永德打死,高官仍做,只是没有权力了。

柴荣在回到京师的十几天后就撒手归西了。

中央禁军殿前都点检的军职给了赵匡胤。 正是赵匡胤,在柴荣死后不到一年,欺负孤儿寡母,夺了后周天下。

为什么认真负责的张永德好心当做驴肝肺,被柴荣晾在了一边呢?其实柴荣在澶渊停滞不走,又不见大臣,是因为他此时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生命所剩无几,他是在考虑死后如何稳定局势,保住自己年幼儿子的皇位。

他应该做了两手准备,一是想利用顾命大臣控制朝廷,维持朝廷内部的稳定。

二是万一有地方诸侯乘机叛乱,这个顾命大臣要有平定叛乱的能力。

所以这个顾命大臣尤为重要,必须有相当的能力及大局观,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必须是忠诚于朝廷的人。 张永德有过高平之战的高光表现,而且是自己的亲戚,应该是靠得住的人。

但同时柴荣也对张永德太熟悉,知道他“性谨厚”,有耳根子软的毛病。

相信当时柴荣正在做着痛苦的抉择。 恰恰这时候张永德出现了,而且是以一个极愚蠢的形象出现的,还在犹豫的柴荣大光其火,认为张永德没有主见,根本不配当顾命大臣,张永德就此失去了顾命的机会,此后的柴荣无法确立托孤大臣的平衡格局,只是任命了范质、王溥、魏仁浦三位文臣主持局面,而后周也就此注定了被赵匡胤兄弟窃取的命运。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为政者具有主见是多么重要,在关键的时刻,这样的人不堪大用,害人害己,甚至导致了一个国家的灭亡。 懦弱的张永德在陈桥兵变时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外甥的江山被夺去而无法伸以援手。 好在他和赵匡胤关系不错,老赵也没怎么为难他,照样高官厚禄的养着他,张永德就在温柔富贵乡里结束了自己不太光彩的一生。

我们在工作中其实也会遇到很多这样的情形。 本人是一家企业的人事管理者,常常会有被人当枪使的危险。

有些居心叵测的人会给你戴高帽,赞颂你在领导面前如何一言九鼎,怂恿你去向领导反映一些他们不敢去跟领导提及的事情。

当你自以为自己以天下为己任,兴冲冲找领导反映问题的时候,你就成了面对柴荣的张永德。 领导一般不会像柴荣一样毫不留情的痛斥你。 但因为你的无主见和传声筒,你的前途已经在领导的沉默里断送掉了。

所以,为政者,为工作者,切记切记,不要被别人挖坑活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