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6章 故意拉她下水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3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闵姜西道:“你怎么每次喊你爸都是他他他的,他还陪你看电影呢,听见多伤心。 ”  秦嘉定面无表情的道:“我又没打爹骂娘,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倒是客气,每句都是‘您’,谁知道心里想什么。 ”  闵姜西哭笑不得的说:“我心里想什么了?你告诉告诉我,我都不知道。

”  秦嘉定似有若无的‘哼’了一声,“我劝你别有什么非分之想。

”  闵姜西无奈,拱手对秦嘉定说:“嗻,谨遵吩咐。 ”  秦嘉定知她心里定是不以为意,不冷不热的说:“第一他根本就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第二,上次来我家献殷勤的女的你见过了,她不是省油的灯,让她知道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你以后会很难混。 ”  闵姜西听出秦嘉定是好心,主要是提点她后者,她故意逗他,一本正经的问:“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那他喜欢哪种类型的?”  果然,秦嘉定神色一变,绷着唇角,闵姜西忍俊不禁,连连道:“我开玩笑,可不敢对你爸有什么不良企图,我有喜欢的人,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  秦嘉定眼带狐疑,几秒后道:“你有喜欢的人?”  闵姜西眸子微挑,“稀奇,我怎么就不能有喜欢的人?”  秦嘉定一瞥眼,“谁找你当女朋友肯定烦死了。 ”  说罢,不待闵姜西回应,少爷径自转身去洗手间里洗漱了。

  她抽空帮秦嘉定整理被子,想到秦佔昨晚还陪秦嘉定一起看电影,虽然父不慈子不孝,但那画面应该挺有爱的。 可转念一想,全深城的人都知道,秦佔今年才二十多岁,也就是说他未成年的时候就有了秦嘉定,孩子生母一直成谜也就算了,关键对秦嘉定的教育,是个很大的BUG,这不是一两场电影就能弥补的缺憾。   闵姜西今天早到了十五分钟,小插曲没有影响整体进度,一节课过后,她准时从楼上下来。

客厅有人,她看到面朝她坐着的秦佔,同时看到主位处头发花白的半截侧影,还有背对她的一个后脑,是女人的。   秦佔主动给老人倒茶,听到声音,抬头望去。   闵姜西对上他的视线,又是熟悉中的淡漠模样,不像他刚刚起床时,迷茫到近乎呆萌。

  “嘉定呢?”  秦佔看着闵姜西,开口问。   闵姜西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主位处的老人,出声回道:“还在看书。 ”  漫画书也是书嘛。

  说话间她走到茶几前面,余光一瞥,背对楼梯口的沙发上,坐着第三次见面的冯婧筠。   冯婧筠垂目喝茶,对闵姜西视而不见。

  老人笑眯眯的说:“看来最近嘉定很乖啊。 ”  秦佔道:“老师教得好。 ”  说罢,他看向闵姜西,“这是我爷爷。

”  闵姜西脑海中瞬间想到程双说过的话,秦佔的爷爷,也就是当年在深城呼风唤雨的头号人物,当然不是说现在不能呼风唤雨,只是因为趋势,自愿退居幕后。

  她赶忙冲着老人家礼貌颔首,“您好。 ”  秦予安笑着点头,“你好。 ”完全是慈眉善目一脸随和,不见任何戾气。

  秦佔替她介绍,“闵姜西,嘉定现在的家教,别看年轻,有些本事。 ”  秦予安说:“能治得了嘉定的人,很不简单。 ”  冯婧筠微笑着说:“秦爷爷,我去叫嘉定下楼,您平时这个时间早就吃饭了,别拖的太晚。 ”  秦予安笑道:“好好,去吧。 ”  别人一家其乐融融,闵姜西不好在这儿当电灯泡,正欲出声告辞,秦佔说:“你也一起。 ”  闵姜西看着秦佔,他虽面色如常,但她莫名的感受到他话里有话,想到突然出现的冯婧筠,再加上首次露面儿的秦予安,貌似,不会这么巧都碰在一起。   这种场面稍微一琢磨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估计秦予安是冯婧筠搬来的救兵,亦或是缓和跟秦佔之间关系的说客,若真是这样,那秦佔叫她留下,目的也非常明显了。   闵姜西不想搀和,客气的推辞,秦予安开口:“留下吧,一起吃顿便饭。 ”  秦佔看着她,抢先一步道:“你下一节课还早,吃完我送你回去。 ”  闵姜西赶鸭子上架,再次趟进这滩浑水里。

  没多久,秦嘉定跟冯婧筠一前一后下楼,秦嘉定自然不是给她面子,是因为秦予安,楼才下到一半,他扬声喊道:“太爷爷。 ”  秦予安前一秒还泰然自若的喝着茶,闻声,拿着茶杯转脸去找人,待看清秦嘉定的脸后,更是喜上眉梢,连连道:“快来快来,来太爷爷这里。 ”  冯婧筠跟在后面,刚开始还眉眼带笑,可忽然瞥见闵姜西也在,目光顿时一凉。

  秦嘉定平日里一副少年老成高贵冷艳的样子,但是坐到秦予安身边,还不是被老爷子又搂又抱,摸头掐脸,稀罕的不行,闵姜西笑点低,垂头忍笑。

  秦嘉定余光瞥见,不自在的躲闪,“太爷爷,您冷静一点,别摸了……”  秦予安偏偏抬手,从秦嘉定脑瓜顶摸到后脖颈,连带着拍了下尾椎骨,动作一气呵成,笑着道:“这是老虎的屁股,还摸不得了?”  闵姜西头垂得更低,虽紧抿着唇瓣,可唇角还是控制不住的上扬,就连秦佔都瞥见了,侧头道:“想笑就笑,我们家没有不让人笑的规矩。

”  他这么一说,沙发处的几个人全都朝她看来,秦嘉定气,秦予安笑,冯婧筠看似面无表情,实则眼底风起云涌。

  闵姜西被当众抓包,笑不出也憋不回去,一时间似笑非笑,这模样倒是逗乐了此前一直面色平静的秦佔,他身子往沙发后一靠,但笑不语,却意味深长。

  之前只有闵姜西在偷笑,冯婧筠正想找茬说上两句,可如今秦佔摆明了纵容着,她又能说什么?  暗自调整心态,冯婧筠想到今天来干嘛的,抬起头,脸上带着微笑,对秦佔道:“我今天去看秦爷爷,正好秦爷爷临时决定回来看你跟嘉定,我早上给你打电话,想跟你说一声,你没接到。

”  秦佔面色淡淡的说:“手机没在身边。 ”  他能回应一句,哪怕是敷衍,冯婧筠心里都好受很多,正想趁势再聊两句,谁料秦佔侧头看向闵姜西,随意却亲近的口吻问:“你叫我起床的时候,看见我手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