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69章 我好像也是怪谈协会的成员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19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布偶袖子里藏着一枚长钉,应该就是她戳瞎了最后一枚眼珠。 ”  最后一枚眼珠没有被染红,怪谈协会的仪式进行到了一半,不能算成功,但是好像也没有完全失败。

  血丝涌入恶鬼的身体,让它变得更加真实,仿佛随时都会从门上跳出来一样。   大约过去了三十秒,门内传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球体在地上弹动。   “人头?”  陈歌唤出许音,手握碎颅锤蹲守在门口。   如果不是他刚刚把木板重新钉好,现在说不定就直接开门跟对方打起来了。   那声音由远及近,最后撞在了门上,隔间门板轻轻震动了一下。

  在门内怪物触碰到房门的时候,门板上的恶鬼九只眼睛全部睁大,门内传出一声男孩的惨叫,紧接着那弹跳的球体飞速离开了。

  声音远去,一分钟的时间也到了,恶鬼最终还是没有脱离门板。 因为被戳瞎了一只眼睛的缘故,它好像被永远留在这扇血门当中。

  血门恢复正常,一切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门内怪物在触碰到门板的时候发出惨叫,声音中包含着痛苦和畏惧,看来怪谈协会画下的这个恶鬼极为不凡。

”  恶鬼图案已经随同血丝一起消失,但陈歌脑海当中仍残留着刚才的情景。   “这恶鬼身上有五个罪人的眼睛,身上背着各种刑具,看起来凶神恶煞,更能震慑邪祟,怎么感觉跟门‘神’差不多?”  “普通人家过年贴门神,是为了驱邪避鬼、卫家宅、保平安,这怪谈协会在血门之上画一个恶鬼不会也是为了镇邪吧?”  在活棺村时,吴非曾说过,陈歌鬼屋的这扇门可能还没有人进去过,是无主之“门”。   当时十号的反应很大,似乎没有人进去过的无主之“门”非常少见。   “画一个奇怪的图案就想控制住一扇‘门’?这有点不太现实,成为一扇门主人的关键应该在门内。 ”  如此想来,陈歌很怀疑,门上的恶鬼图案其实是一种保护门的手段。   门是两个世界交接的地方,想要进入门内探索,首先要保证门的安全,这样遇到危险还能及时返回。   “保护门不被外人触碰,这应该是恶鬼图案的作用之一,其他的还需要慢慢摸索才行。 ”  为了确保恶鬼图案不会对鬼屋造成什么影响,陈歌先后用许音和闫大年做了试探,两者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明天晚上十二点再来测试一下好了。

”  陈歌一开始对门的态度是避之不及,恨不得立刻将门封上,但是自从见过张雅在第三病栋一路杀进门内的疯狂举动之后,他对门的态度就开始慢慢发生转变。   “有机会,我也要进去看看。

”陈歌把许音收回磁带当中,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等张雅苏醒,就去门的那边转一转吧。

”  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可陈歌回到员工休息室里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还是对那个手机鬼念念不忘,觉得那个手机鬼如果放到鬼屋里一定能派上大用场,就这么跟着怪谈协会陪葬太可惜了。

  平常都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担心被鬼惦记,到了陈歌这里就完全反了过来。

  “手机鬼是怪谈协会的,严格来说我也是怪谈协会成员,虽然他们没有承认,但这不重要。 ”  怪谈协会快要覆灭的时候陈歌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掌控着不止一扇门,隐藏在城市阴影当中那么多年,怪谈协会应该积累下了不少好东西。

  再退一步来说,就算他们没有留下物质上的东西,仅仅是他们掌控的那些鬼怪对陈歌来说就十分具有吸引力。   “这可是一大笔财富啊!”  怪谈协会包括会长在内的其他成员,即将全部落网,作为怪谈协会的候补人员,陈歌觉得自己是时候站出来了。   背上包,陈歌拖着碎颅锤来到地下暮阳中学场景当中,他进入女生寝室,找到了笔仙。

  “别怕,有我在,以后除了我没人敢欺负你。 ”  安慰了一下笔仙,陈歌将其拿起,使用笔仙的能力,预测韩宝儿的位置。

  笔仙预知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并且预测事件还不能超出她自己的能力极限,这就导致预知这个能力稍有些鸡肋。

  不过今天她可能是受到了外界刺激的原因,在陈歌问出问题后,直接在纸上写出了一个很详细的地址。   “栖霞湖小区三号楼二十三层?挖眼案凶手本身就住在栖霞湖小区?”  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陈歌将白纸上的地址记在心中,拿出手机本来想要打给颜队,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最后收起了手机。

  锁上鬼屋门,陈歌又一次离开了恐怖屋。   “如果遇见红衣厉鬼,那就暂时撤退,寻求警方帮助;要是她身边只有普通的鬼怪,那就活捉了她,把她身上的所有鬼怪扔进漫画册里慢慢训练。

”  陈歌占据大势,本身又躲在暗处,还依靠笔仙掌握了先机,再加上许音和闫大年协助,几条加在一起,他的优势非常明显。

  打车来到栖霞湖小区,警方的封锁仍未解除,为防止背包里的碎颅锤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陈歌提前下了车。   “挖眼案凶手可以交给警方,但是手机鬼我必须要带走。

”  陈歌回到监控室,颜队他们早已经离开,有点奇怪的是颜队并没有专门询问陈歌的去向,不知是太忙没有顾上,还是早已习以为常。

  找了半天,陈歌在现场看到了李政,他把笔仙的预测结果说了出来,并配上了一大段编造出的推理过程。   李政皱着眉听完,陈歌的推理过称在他听来根本站不住脚,如果换一个人过来,可能他早就不耐烦了。

  但在陈歌面前,李政没有去反驳,毕竟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特殊,有过辉煌到恐怖的报案记录,他似乎天生就是罪犯的克星。

  简单沟通过以后,李政找到物业要来了三号楼二十三层所有居民的资料,最后在物业陪同下,一起去了二十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