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一什么作业 [人生的作业②]

发布时间:2019-08-20 编辑 :本站 / 9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一什么作业 [人生的作业②]

-->  “你当真要以此作为你余生的作业?的很多,也要为你的家人好好想想,又何必如此固执呢?”身穿华服的男子说道,无奈的面容中显露着一分愤恨。   嵇康并未回答,依旧默默地、有力地在敲打着铁块,一下接着一下,火星四溅。

成型后,他将乌青的铁块浸入水里,铁块“嗤嗤”作响,冒着白烟,取出铁块,乌青变为锃亮。

他的发髻乌黑,粘着汗水,衣服浸湿,贴在他宽大的背上,散发着一种桀骜的风采。   悠悠的声音传人华服男子的耳膜:“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一句简单的反问,便注定了嵇康别样的余生。

先前的青云之志就随风而去吧,活在这样一个恐怖的年代,必须将风华敛尽,摒弃出人头地、经济天下的理想。

他余生的作业,是屈身于一间小小的铁匠铺,和志同道合的向秀,以打铁为乐。   他的才能,不知令多少人欣羡。 若他能辅佐司马氏,那他的前程也许不可限量。 人人不是都渴望万人欣羡的无上权势吗?人生最终的作业不就是凌于顶峰,叫万人膜拜吗?我总觉得他是否有些矫情,人生若不能轰轰烈烈,那又有何意义?  嵇康的选择真的正确吗?内心不禁一问。

纵观古今,以才情而扬名立万者并不少见,仕途坎坷、处处失意而放弃理想者也不在少数。

而真正摒弃浮华而韬光养晦的,却少之又少。

  他,嵇康,神华内敛,却光彩夺目。 他,透过树叶的间隙,或举杯,一饮而尽;或与友人海阔天空,清谈大笑。

在眉眼之间会意的,是一种超脱恣意的光彩。 在狂舞的火光中,在纷纷扰扰的风尘中,将《广陵散》毅然决然地奏响,跌宕绵长。

即使成为广陵绝响,余音仍流转千年而未消。 这,或有别于莺歌燕舞、钟鸣鼎食、佳肴陈陈的生活,但也别具一番欢娱。   也许,在那样一个世道,花前月下、一方石桌、一壶清酒,也可以算作人间至乐。

但是,万事终将归于平淡,他不过是将这份平淡提前,选择一份简单的作业,留给自己的却是一方平静安逸的天地,所谓“归真返璞,则终身不辱”。

他的平淡、朴素,他的“不汲汲于功名,不戚戚于富贵”为后人树了一支标杆,书写了一卷流光溢彩的画册,奏响了一曲笑傲江湖,虽戛然而止,然令人景仰。

  “叔夜,你可曾想仔细了?我……”华服男子话未说完,便被他的话语打断,“这是我的选择,孰是孰非任评说。

”  又一块铁被烧得通体赤红,锤打,冶炼,滚烫的热气直逼人的脸颊,又一次浸入水中,“”作响。 男子的一颗汗珠,滴到了铁块上,一声爆响后,瞬间化作一缕青烟。 他倒不像是在冶炼,更像是在锤炼他的人生。   时光流转,浮生若梦,当所有的繁华落幕,嵇康为我们留下的,是一份至真至美的作业,在火光与黑暗的交错中,锤炼出一份光彩。   (指导老师:何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