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73章 失踪,竟是这样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14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钱多多雇了马车,将一箱箱金元宝全都运走了。

  君九辰和孤飞燕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都很不可思议。

他们真的猜错了!  孤飞燕特心疼那些金元宝,怎么想都觉得她和君九辰被人宰了一顿。 她想,如果不这么试探,或许还能还个价。 君九辰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钱多多没有别的人雇佣,这是值得高兴的。 再者,听闻钱多多入密探一行至今都没有过败绩,她既敢狮子大开口,就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他一边和孤飞燕往屋内走,一边说起军中的情况。

  程亦飞在他的安排下,已经秘密离开晋阳城,赶赴东疆。

而他调兵遣将的几道命令在未来十天里,也将陆续送到几支驻军中。 一切都稳妥有序地进行着。

他原本还打算将晔十三失踪的消息散布出去,做好威胁百楚的准备。 然而,百楚皇室却已经发现晔十三失踪,前几日就发出了悬赏令寻人。

他倒是省了力气。

孤飞燕认真听着,也提了宫中的情况和花月山庄最近几笔买卖的情况。

  瞥开感情不说,他们是极好的合作伙伴!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不知不觉走到花园里,只见钱嬷嬷领着几个仆人在摆放桌椅,准备晚宴。 往年中秋宴,君九辰都会入宫赴宴,同天武皇帝一道过。 今年,他自是要跟孤飞燕一起过的。   孤飞燕见钱嬷嬷就只摆了一块圆桌,她连忙吩咐,“在一旁设个小桌,晚上把秦墨他们几个都叫过来,大家一起过。 热闹热闹。

”  钱嬷嬷虽然是孤飞燕的人,可听了孤飞燕这话,却朝君九辰投去了询问的眼神。 见君九辰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意见,她才领命。   孤飞燕正要走,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她问道,“满公公呢?”  钱嬷嬷答道,“还在宫中。

”  孤飞燕暗想,这小兔崽子还真能躲呀!当着君九辰的面,她也不好说太多。 待君九辰离开了,她才把芒仲找过来。   “去给夏小满带个话,就说今日中秋,本王妃不刁难他。

让他赶紧回来过节。

明日再回去继续躲,他想躲多久就躲多久!”  芒仲只知道夏小满为了躲王妃娘娘,已经在宫里住好几日了,至于这里头的原因,他就不得而知了。   他怯怯地问,“王妃娘娘,小满犯什么事情惹你不高兴了?”  孤飞燕呵呵了两声,不答,转身就走。   芒仲原本想派人去传话了,转念一想就亲自进宫了,他着实好奇,想当面问问夏小满。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芒仲找遍了整个皇宫,竟没有找着夏小满。 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昨天晚上就出宫了。   芒仲太了解夏小满了,那小子不在宫里就一定在靖王府,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 他一定是出事了!  芒仲焦急地赶回靖王府。 此时,天已经黑了,一轮皎月当空。 靖王府的花园中张灯结彩,钱嬷嬷准备了一桌美酒佳肴,各类瓜果,各式月饼。   孤飞燕提前到了,正坐在桌边望着皓月发呆。

  今夜的月亮大如圆盘,皎洁生辉,特别美。

中秋,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呀。

哪怕忘了家是什么样子,却不会忘记想家,想家人。

她的家人可还在这世上?他们如今身在何处,是否也在想她?  孤飞燕想着想着,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梦中的冰海,浮现出父皇那张惊若天人,若满是血迹的脸。   她猛地抱住脑袋,不敢再想下去!  这时候,君九辰过来了。 他一眼看出孤飞燕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然而,孤飞燕还未回答,芒仲就匆匆而来,急急说,“殿下,不好了!小满失踪了!”  君九辰很意外,“什么?”  孤飞燕抬头看去,也急了,“怎么回事?”  芒仲回来后已经调查了一番。

夏小满是昨夜出宫,深夜回到靖王府的,两个门卫见过他。

但是,今日一整日都没人再见过他了。

  芒仲道,“属下刚刚带人搜了一遍,并没有找着!”  孤飞燕焦急地问,“前后门卫可有再见过他出门?”  芒仲认真道,“都没有!”  孤飞燕和君九辰面面相觑。 要么夏小满还在府里,没有被找着;要么,有人绕开护卫劫走了夏小满。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夏小满的处境都不乐观!  君九辰当机立断,“再搜一遍,搜仔细了!”  芒仲领命而去,君九辰立马起身来,无疑,他要亲自去搜。

孤飞燕也没闲着,让秦墨和钱嬷嬷分头去找,她自己往明玥居方向去。   一个时辰之后,大家都没有寻着夏小满的踪影。 就在君九辰要派人去府外寻的时候,芒仲匆匆过来了,“殿下,王妃娘娘,找着了!秦墨在后花园的莲花池里找着人了!”  孤飞燕大为不安,“在莲花池里?怎么回事?”  芒仲解释道,“属下也不清楚,他一句话都不说,也不上岸!秦墨是听到动静才找过去了,要是慢一步,他就又躲水里去了!”  孤飞燕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还真害怕秦墨找着的是尸体呀!  君九辰没多问,箭步往后花园去,孤飞燕连忙跟上。 只见夏小满趴在池边,低着头,大半截身体仍旧浸在水中,秦墨蹲在岸边,紧紧拽着他的手,防止他沉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九辰冷冷命令,“还不上来?”  夏小满低着头,迟迟没回应。

芒仲都惊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夏小满不回答靖王殿下。

这小子哪来的胆子,不会是脑子出毛病了吧?  君九辰没废话,大步走过去,拽住了夏小满另一手,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小满抬起头来,哭了,“殿下,救我……”  他的眼泪从眼角滑落,竟化成了珍珠,掉落在水里,激起涟漪。   这……  君九辰都怀疑自己看错了,可是,夏小满眼角又滑落一滴泪水,泪水很快就又化成珍珠,掉落水中。

  君九辰这才相信自己所见道的,他喃喃道,“泣泪成珠……你,你……你是上古鲛族之后!”  夏小满不明白主子在说什么,他抓住主子的手,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全然没有平素的老成模样,就像个无助的孩子。

随着他落泪,一颗颗鲛珠不断落下,啪啪啪全掉落在水面上。

  君九辰背后的众人,全都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