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67章 本皇子一定会赢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3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马车驶过,百里明川才认出程亦飞来。   他回头,透过镂空的雕花车窗朝程亦飞看去。

马车渐行走渐远,程亦飞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 百里明川却还看着,愣着,嘴角始终勾着一抹讥讽的弧度。

就不知道这讥讽是讥讽程亦飞,还是讥讽他自己了。   直到看不到程亦飞了,百里明川才回过头,盘玩起手里那对精致的文玩核桃,那是一对闷尖狮子头核桃,纹路清晰,红润漂亮。

他喜欢的东西很多,却总是玩过就弃,包括人,独独这对狮子头核桃,自小玩到大,几乎从不离身。   马车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名叫吴六,是百里明川三个月前派到晋阳城当眼线的。

他是来送行的。

  马车行驶到岔路口,拐了右侧,驶入偏僻的山林,百里明川下车,换了马。

他有一个月的时间不能下水,导致他如今必须争分夺秒赶回去。

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会是两国交战最关键的时期。 如果他没有猜错,在祁苏两家暗通款曲之下,祁彧一个月后,必定挥兵至万晋北边最大的关隘,古门关。

这个要塞一旦失守,这场战争的局势必会大逆转!那个时候,也是他真正出手的时候了。

他一定在祁家军抵达古门关之前,赶回去。

  百里明川已经上马了,吴六才忍不住开口,“三殿下,您不觉得靖王这场婚事,大有蹊跷吗?”  吴六这两日每提到靖王的婚事,得到的都是主子的一个“滚”字,如今主子快离开了,他不得不再次提醒。

  百里明川高高在上看着吴六,似乎没有回答的打算。 然而,看了片刻,他却慵懒地轻笑起,他道,“蹊跷又如何?娶了又如何?天武皇帝和君九辰早知晓祁家叛变了,等着吧,这盘棋比婚事精彩多了!本皇子一定会赢!”  他说罢便御马离开了,留下吴六一脸纳闷,连再询问一句的机会都没了。

  吴六着实想不明白,这主子疯了一样赶到晋阳城,分明是想来抢新娘,而非为复仇来的。

可是,他这两日却一直潜伏着,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不提。

  以他的性子,不管是喜欢的东西,还是人,无论有主无主,他都一定要抢到手的,至于留不留,那是另外的事。 可是,他对孤飞燕似乎轻易就放弃了?  吴六越想越不对劲,他也没耽搁,登上马车就回城去了。

而此时,还有一个人也在这条路上,她刚刚出城,她就是韩虞儿。   她被孤飞燕逼得什么都顾不上,一心想尽快赶回韩家堡去调查凤梨草。

只是,没有收到义母的回函,她不敢擅自离开。

而半个时辰之前,她收到了义母的回函,回函里只有两个字“速回”。   她都还未意识到自己坏了义母多大的好事,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就怕义母不让她回去,她没法亲自查凤梨草的来头。

  已经快到中秋,日暮后,天幕很快就降临。   孤飞燕送走唐静后并没有再赶去大慈寺,而是回靖王府等君九辰。

而此时,君九辰离开刚刚千佛洞。

  他一路往外走,一路同老住持低声说话,刚到大门口,就看到阿泽站在门中央,等着他。   他让老住持退下,才大步走过去,问道,“你这是作甚?”  阿泽缓缓仰起头来,君九辰却蹲下了,他柔声,“听话,约莫两个月的时间,皇兄就放你自由。 ”  阿泽抱住君九辰的脖子,低声问,“皇兄,父皇怎么样了?你……能不能别让父皇太难受。

”  君九辰微微一怔,许久,才伸手抚拍阿泽的后背。 他说,“父皇是真病了,皇兄不这么做,他也熬不到来年春天。

你要有个数,皇兄会辅佐你登基。 ”  孤飞燕同他说的秘密,他仍旧装作不知情。

若不是阿泽主动问,父皇的情况,他也不算这么快就说。   阿泽急了,“我不要当皇帝!”  君九辰问道,“为何?”  阿泽急得脱口而出,“我不要杀人!”  他说完就吓着了,生怕被皇兄听出端倪来,他连忙解释,“我,我,我的意思是……”  君九辰没有追问,他将阿泽抱紧,柔声道,“阿泽,你去看看大殿里的佛,他也是皇帝,他救人,不杀人。

”  君九辰说罢就放开了阿泽,转身离开。   阿泽原地站着,他看了看皇兄远去的身影,又回头朝大殿看去,十分迷茫,他完全听不懂皇兄的话。   待皇兄的马车远去了,再也看不到了,他才往庙里跑,一口气跑到佛殿里去。 此时,念尘小师父就坐在大殿里。

他穿着一身栗色和尚服,脖子上挂着一窜长长的佛珠,他盘坐在蒲团上,明明都已经在打盹了,手里还不停地拨动佛珠。   阿泽没吵醒他,而是在他身旁跪坐下来,仰头望向庄严肃穆的大佛。 他越看越迷茫,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不那么害怕了。   他不自觉喃喃自语,“佛也是皇帝?皇帝能成佛吗?”  小念尘突然开了口,“能!”  阿泽转头看去,却见他仍旧打着盹,似乎在说梦话。

阿泽随口嘀咕了一句,“你又不懂。 ”  哪知道,小念尘又道,“佛就是皇帝,皇帝就是佛,佛普度众生,皇帝心系天下,皆是大慈大悲。 ”  阿泽听了这话,似乎明白了一些,他连忙推醒小念尘,问道,“你怎么懂这么多?谁教你的?”  小念尘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问道,“什么呀?”  阿泽认真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谁教你的?”  小念尘实在太困了,眼睛都睁不开,他喃喃道,“我爹爹教的。 ”  他的声音很小很小,连自己都听不清楚,何况是阿泽?他说完,就缓缓挺到而下,彻底睡了过去。   “老住持教的吗?”阿泽喃喃自语,很快就起身去找老住持了……  君九辰回到靖王府已经是深夜了,他刚到门口,就听护卫说孤飞燕一直在等他回来,他进了门便箭步往寝宫走。   孤飞燕正坐在星辉堂的石阶上等着,一听到外头的动静,立马起身箭步走出去。

两个人一个着急往里走,一个着急往外走,在书房里撞上了。 君九辰不自觉止了步,孤飞燕却冲到他面前,一脸喜悦,“臭冰块,你回来啦!”  君九辰原本着急地想知道她为了什么事而等他,可是,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人儿,他竟忽然希望她什么事都没有,就纯粹是为了等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