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总裁夫人太嚣张游之霆,罗梓蕴 有一种感情叫亲情绑架

发布时间:2019-07-03 编辑 :本站 / 12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总裁夫人太嚣张游之霆,罗梓蕴 有一种感情叫亲情绑架

《总裁夫人太嚣张》主角游之霆,罗梓蕴,是星悦溪最新完结的总裁小说,游之霆,罗梓蕴小说讲述了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她被亲爹卖身救弟,为了让自己跳出火坑,早日自由,她与虎谋皮,做了一笔交易。

“这就是你的爱?满腹心机,步步为营地算计我?”游之霆脸色阴沉盯着罗梓蕴,冷酷地下着决定,“这个孩子你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她怎么敢不打呢,游少,你有你最爱的人,而她只有一辈子也还不完的债。 “罗梓蕴,回到我身边来。 ”辗转几年,他一改冷酷模样,语笑晏晏向她告白。

她抿唇轻笑,淡淡摇头:“游少,一个连...精彩章节“喂,沈小姐。 ”罗梓蕴刻意将自己的声音压低,但又在游之霆可意听到的范围。

--------------------------“游太太,我这儿有间新开的咖啡馆,请你来喝杯咖啡,赏面吗?”沈妤的声音淡淡地从那边传来,罗梓蕴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想象得到她成足在胸的样子。 “当然赏面,不过这咖啡应该我来请,沈小姐送我回家的事,我还没有谢谢你呢。

”罗梓蕴缓缓吸了一口气,尽量镇静地说道。

“那我就在兰心恭候游太太大驾了。

”沈妤没有多说废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既然小三都挑衅上门了,就算是再窝囊的正室,也应该给她点眼色瞧瞧了。 罗梓蕴挂了电话,拎起了包,跟游之霆说了声,便直奔兰心。

沈妤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正悠哉悠哉地喝着咖啡,她的头发盘得一丝不苟,一套香奈儿的白色西装套裙,落落大方,端庄优雅。 罗梓蕴就想不通了,游家到底是跟沈家有什么深仇大恨,放着这么个漂亮得闪闪发光的媳妇儿不娶,却要接受她这个欠了浑身债的累赘?罗梓蕴将包放到桌子上,刚坐下,沈妤便放下了咖啡杯,将菜单推到了罗梓蕴的跟前,声音中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要喝点什么?”罗梓蕴并没有接过菜单,脸色凝重道:“沈小姐约我来不是为了请我喝咖啡的吧?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还要回去上班呢。 ”沈妤唇色漂亮的薄唇勾出了一抹笑意,声音淡静地开口道:“游太太是个爽快人。 ”“谬赞,我哪里比得上沈小姐雷霆手段。 ”罗梓蕴面色不改地恭维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啊,游太太,之霆这样的人,你都能哄的了他上你的床,可以说非常了不起了。

”沈妤啧啧称奇,只是眸光中的寒意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若没有脸上层层妆容遮挡,罗梓蕴想她现在应该是想剁了她的表情。 “这说的是什么话,他是我老公,上我的床是天经地义的啊,莫非他要上你的床吗?他既然能跟我结婚,自然是做好了履行夫妻义务的准备啊。

”输人不输阵,罗梓蕴也云淡风轻地扯出了一抹笑意,直接怼上了她。

她还真的以为在游之霆心里占了几分位置,就得人人都把你当小公主了?沈妤脸上的淡静绷不住了,直接翻脸,咬牙切齿地瞪了罗梓蕴一眼,声音忽然拔高了两度:“你不就是会点手段吗?你嫁给之霆,不就是为了钱吗?你既然只是爱钱,我可以给你,拜托你麻溜的,滚出游家,别再恶心我了。 ”罗梓蕴心里蓦地一痛,却还是勉强维持着笑意,淡淡道:“沈小姐,你错了,我嫁给他,不仅是因为爱钱,我还爱他的人啊,我跟在他手下工作这么多年,他有多么吸引人,你是知道的啊。 ”罗梓蕴看着沈妤脸上隐忍的表情,继续添油加醋道:“他喝酒经常胃痛,我每天给他煮养胃汤,泡养胃茶,是你一句撒娇能比的吗?他冷了热了,累了烦了,都是我一直在照顾着的,是你一句情话能比的?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功利,如果不是爱他,我怎么可能为了钱,就心甘情愿跟他睡,你不知道女人是因爱而性的吗?不过我看沈小姐应该也是不懂的。 没关系,你只要你懂得我爱游之霆就行了,不比你少,当然,他的钱我也是爱的。

”“你爱他,难道我就不爱他吗?我们是两情相悦,你横插一脚,你觉得你这种做法很了不起是吧?”沈妤紧紧抓住手中的咖啡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 “呵呵,沈小姐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我跟之霆是领过证的夫妻啊,你能把这种破坏别人婚姻的行为说得这么高大上,我也是服气。 ”“你别给脸不要脸啊!”沈妤被罗梓蕴气急,捉起手中的咖啡杯就朝罗梓蕴脸上泼了过来,黏黏腻腻的咖啡泼了她脸上一大片,滴滴答答地流得浑身都是。

真的是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种苦味啊。

罗梓蕴也没有擦,从桌面上拎起了自己的包,依旧保持着属于正室宽容大方的笑容,宽厚淡静地对沈妤道:“沈小姐,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跟之霆离婚的,我爱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多很多,你还年轻,又漂亮有钱,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为什么非要抢我老公呢?”罗梓蕴说完话,不等沈妤发飙,便拎着包走了。 出了咖啡店,罗梓蕴酝酿了一下情绪,让自己看起来能够更加的自然。

然而,她刚走到停车场,就被一辆车子拦住了去路。

游之霆摇下车窗,露出了他冷峻英朗的侧脸,声音沉冷道:“上车。

”这个人完全是她惹不起的,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罗梓蕴还是乖乖地上了副驾驶,正系安全带的时候,游之霆却侧过身来,突然托起了她的下巴。 他眸光幽深地盯着罗梓蕴的脸,目光灼烈。 罗梓蕴被他盯得发慌,心里愈发的无底,声音微微颤抖地给自己辩白道:“我什么也没做。

是她约的我!”然而,罗梓蕴预想的事情没有发生,游之霆反而收起了目光,从车头拿起了纸巾盒,抽出纸巾,一点点地给她擦拭脸上的咖啡渍。 他的动作异常细致,温柔,甚至还有一丝亲昵。

难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罗梓蕴心惊胆战,就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节奏,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由着他慢条斯理地替她擦去了头上的咖啡渍。

气氛凝聚,他们两个默默无声地僵持了许久,游之霆才率先开口,打破静谧。 “以后不要再见沈妤了。 ”他声音僵硬,听不出情绪。

罗梓蕴心里又是微微一痛,扯出了一个难看无比的笑意,有些犹豫道:“那,那要是她找我呢?”游之霆的眸色咻的一暗,本来紧紧抿着的薄唇微微动了动,叹气道:“她不会再找你的。 我以后会尽量避免这种事。

”呵呵,所以这算是什么?罗梓蕴眼眶又不可控制地一热,酸涩得再次想流泪,但是被她硬生生的憋住了,没有人心疼你的,你流泪给谁看呢?那样岂不是显得自己太廉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