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精神的歌者——包柏成诗书画印象

发布时间:2019-07-08 编辑 :本站 / 19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精神的歌者——包柏成诗书画印象

读包柏成关于绘画的文字,有读叔本华和尼采的感觉。 他在塞纳河畔对艺术真谛充满哲学思考的叩问,也深深感动了我。

艺术的源,艺术的流,艺术的向……身为一位具有一定成就的艺术探索者,却把“何为艺术”这个最基本的命题孜孜以求于始终,这种对艺术的态度是何等痴迷与虔诚,与高更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是谁?”的对生命哲学审视又是何等相似。 艺术是物象的表达,更是精神的昭示。

如果我们仅为物象而物象,那最多只不过是一个顶尖的匠人。 喻理其中,形以表义,神形兼备,天人合一才是艺术至高的境界。

包柏成不仅善于思考,且勤于实践。 在这方面,他的速写、漫画及诗歌表现得尤为突出。

在他弥散着极浓的书香气的听溪斋里,我拜读了他的一些手稿,他善于在生活细节中发现、挖掘、提炼一些对人生有警示寓意的哲理,并配以插图,寥寥数笔,虽然抽象,却是很精准地把握了事物在一定空间和时间上的本质关系,直揭核心,启心开智。 那些似像非像的人与物,意趣横生,使说理变得幽默而风趣,把十分严肃的人生课题也弄得轻松而愉快;高深的理论通过他艺术的再造,表现得深入浅出,易于被人理解和接受。 第一次读到包柏成的小品是我带女儿到口腔医院看牙。

在大厅里,我看到一份口腔医院主办的报纸,上面有包柏成的一文一画。 文是写故乡的一条河,画则是配图。

读着,就感佛性袭来,我仿佛觉得那字里行间的墨韵之中,有丰子恺的遗风,洒脱、超然而独立于世。 我以为,包博士虽求艺法,却通佛性。 这点,在日后与印严法师的交谈中也得到回应。

印严法师说:一次,包柏成到云南妙峰山,与他谈诗谈画谈佛。 印严戏谑地说,包柏成,你画什么都似是而非,干脆跟我学佛算了。

意思说,你画的人与物,抽象大意,老百姓怎能接受呢,倒是学佛可以普渡众生啊!应该说,印严对包柏成的佛性之洞察,恰恰缘于他的字画。 读包柏成的理论性文章和诗书画作品,在我的脑海中形成了“大雅”和“大俗”的两种界面。

所谓“大雅”,即是对精神的至高追求,他的那种纯思维领域的语汇,让人感觉有如在空中圣殿里的交流,没有烟火,没有人迹。 所谓“大俗”,即是对生存的至微体悟,一只茶壶,一块断石,一点鸦巢,便能让他感悟许多生存的道理。 但,这种大雅大俗并不矛盾,并不排斥,却互为贯通,互为本末。

这就让我想起一则故事:说有四位美国老太太夸自己的儿子。

一个说,我的儿子是神父,信徒们叫他为父亲。 一个说,我的儿子是主教,信徒们叫他为阁下。 第三个说,我的儿子是大主教,信徒们叫他为殿下。 第四个却说,我的儿子是一个健康彪悍的美男子,女人们一见到他就惊呼“啊,我的上帝!”(Oh,myGod!)。 如果硬要把包柏成与这四位妇人的儿子对位的话,他绝对是那第四个,平易不平庸,高贵不高傲。

包柏成就是一个既有精神又懂生活,即通佛性又具人性的人。

所以,他的画,取题“柴门”,却抽象大意,凸显要旨;他的诗,立意“深闺”,却朴直平实,几近白话。 而只有一样东西是这雅俗两界的无形介质,这个介质,不是物质,独是精神。 包柏成,一位精神的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