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第372章 如果美丽是一种罪(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5-15 编辑 :本站 / 2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韩宝儿患有身体畸形恐惧症,不能容忍自己身上出现一点畸形的地方,但此时那些婴儿手印不断在她的身体上浮现,就像是一片片胎记。   她拼命抓挠,痛苦的嘶吼,歇斯底里的想要将婴儿手印挖下来。   可惜的是直到她昏死过去,那些婴儿手印都没有消失。

  血顺着无暇的皮肤滑落,遍体鳞伤的韩宝儿倒在屋子中央,她满身的伤口,看起来有些吓人。

  在韩宝儿昏倒之后,被她用小鬼迷惑的李政也跟着晕了过去。   同一时间,黑色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不过陈歌暂时没有去看,他要在警察来之前先解决掉在场的另外一个人。   双臂被锤断的裘猛好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力气比陈歌大很多,但是论实战经验远不如陈歌。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陈歌看着裘猛有些头疼,如果张雅在就好了,可以无声无息取出裘猛的灵魂,也不用担心暴露底牌。

  大局已定,裘猛瘫倒在地,看着远处的韩宝儿,眼神复杂。

  “先被伤害的人是她,如果你知道她以前的经历,一定会认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  “那你告诉我,她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陈歌对于韩宝儿这个人,还是比较好奇的。

  “她从小跟随自己母亲一起生活,她就像是那些趴在地上的小鬼一样,依附在那个恶毒的女人身边。

”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除她之外的其他人却总是把她当做一件商品。 ”  “美丽变成了一种罪,那是无法形容的绝望,错的是这个世界,她只不过是在走投无路之下,想要反抗而已。

”  走廊外面响起脚步声,警察赶来了。   陈歌不再耽误时间,他试着沟通许音,询问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在保留裘猛性命的情况下,让他忘掉这一晚发生的事情。

  许音显然理解错了陈歌的意思,双手按住裘猛的头,手臂上伤口裂开,鲜红的血液渗透入裘猛的身体。

  眼珠里血丝密布,一片赤红,就在陈歌担心裘猛的眼睛快要撑爆的时候,他双眼失去色彩,晕了过去。   许音好像从裘猛脑海中掠夺走了某一种东西,他缺失的心脏部位多了一抹浅浅的血色。

  “成为红衣的关键和活人还有关?许音心脏那里缺少的究竟是什么?”  防盗门被撞击,陈歌心里清楚警察已经来了。

  他收起所有鬼怪,挑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晕倒”在地,开始在心里思索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盘问。

  “快!有人受伤!叫救护车!”  耳边响起警察的声音,陈歌感觉身体被搬动,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市分局刑侦队一组的警察全部赶了过来,这让他有种久违的安全感。   韩宝儿和裘猛全部昏死过去,李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歌也很果断的开始装晕。   连续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陈歌在被送到救护车上后,直接睡着了。

  进入医院,医生检查了他和李政的身体,发现他俩并没有异常,反而是韩宝儿和裘猛被送进了急救室。   躺在床上,陈歌还不忘偷偷给自己订了个闹钟,这才沉沉睡去。

  早上七点多,闹钟响起,陈歌伸了个懒腰,他很久没有睡这么舒服过了。

  掀开被子朝两边看去,李政已经离开,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

  “李政昨晚被韩宝儿迷惑,应该不清楚后面发生的事情。

”陈歌站起身,检查了一下床头柜上的背包,复读机和漫画册都在,但是碎颅锤却不见了。   他慌忙穿好衣服,提着包走出病房。

  “你醒了?”守在病房门口的,正是陪他一起去过活棺村的老魏:“凶手身份已经确定,李政把功劳推到了你一个人身上,过几天你恐怕又要上电视了。

”  “功劳全算在了我身上?”陈歌露出笑容:“那多不好意思,麻烦问一下,这个案子有赏金吗?”  “你好歹自己也是个老板,天天惦记赏金,荣誉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吗?”老魏觉得陈歌的想法有问题:“跟我来吧,颜队他们在楼下特护病房那里,正好他也有事找你。 ”  陈歌跟随老魏下了楼,远远就看见某间病房外面有警察看守。   征得同意后,老魏让陈歌一个人进去。   气氛有些不对,不过光天化日之下,陈歌也不认为会遇到什么危险。   推门而入,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裘猛带着呼吸机躺在床上,医生正在旁边跟颜队说明情况,他们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没有办法把裘猛弄醒。   看到陈歌进来,颜队先让医生出去,然后关上了病房的门。

  “颜队,老魏说你找我?”陈歌扫了一眼病床上的裘猛,他头部、双臂和一条腿全部被纱布、石膏包裹,看起来非常凄惨。

  “这东西是你的吧?”颜队双手从旁边的柜子里拖出一把造型恐怖狰狞的大锤,锤头上还贴着封条。

  “它虽然长得吓人,但其实就是我鬼屋里的一个小道具而已。 ”  “小道具?”颜队双手用力才拿稳锤柄:“我们鉴定了裘猛身上的伤,肌肉撕裂,多处粉碎性骨折,不及时救治,下半辈子就只能躺着床上生活了。

”  “是他先动的手,这一点你可以问李政,我仅仅只是正当防卫。

”陈歌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样子,看的颜队也很无奈。

  “我知道你没有做错,但有的时候我希望你能采取更理智一点的方法,比如说有了线索后立刻给我打电话,等待我们过去支援。 ”颜队撕下了碎颅锤上的封条:“现在从犯和主犯全部重伤,证据都无法采取,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  他将碎颅锤还给陈歌,又小声说了一句:“装进背包里,出去时不要再让人发现,你这东西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属于管制物品,以后最好少往外面拿。

”  “明白。

”  “行了,你去找老魏和李政吧,那边还需要你配合做一份笔录。 ”  从病房出来后,陈歌回想着颜队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实在无法把颜队和怪谈协会会长联系在一起。   “或许,是我猜错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