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www.hm3788.com文学_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

“当代文学七十年”学术研讨会:中国当代文学将去往何方 情感依附 为何家会影响我的一生

发布时间:2019-07-03 编辑 :本站 / 5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当代文学七十年”学术研讨会:中国当代文学将去往何方 情感依附 为何家会影响我的一生

之后,随着知识界关于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中国经验等问题讨论炽烈,贺桂梅开始关注中国是什么?她说:当代中国文学有两个主导性的研究范式,即1940至70年代形成的革命范式与1980年代形成的现代化范式。

虽然两种范式具有针锋相对的对抗性,不过在追求现代性这个面相上,它们却是一致的。

但对于21世纪中国而言,与其说现代是需要追逐的目标,不如说更重要的是反思现代性本身的西方特性,进而在一种真正的文明史与全球史视野中重新思考中国与世界。

从这样的角度,重新思考中国是什么是探寻新范式的一种可能方式。

贺桂梅认为,中国不是西方式的民族-国家,与其用民族主义知识意义上的民族,不如用具有长时段稳定性特质的文明来描述中国。

因此第三个关键词便是文明。 对当代中国及其文学表述的历史化,最终诉求应是中国经验的历史自觉与文化自觉,而不是去印证某些抽象的价值观。 最后一个词是文学。

在贺桂梅看来,1980年代以来有关革命文学或当代文学的研究往往不是从文学实践自身的理论视野出发来分析问题。

她的一个明确研究诉求是从当代中国革命与文学实践的内在理论视野即马克思主义理论脉络出发,重新思考1940至70年代的文学实践。

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哲学视野中,文学不是一种封闭的作品或静观的对象,而是一种实践,是一种在整体性的社会历史视野中展开的既是文化也是政治的实践。 最后我想说,我们现在谈当代文学七十年,这七十年的统一性在哪里?也是我们要思考的。

思考未来写作的可能性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斯炎伟提出,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围绕当代文学史的写作问题,学界提出了那么多观念,出版了那么多著述,召开了那么多会议,发生了那么多争论,然而普遍性的标准、方法、范式等依然没有沉淀下来。

1950年代以来一直到当下的文学居然可以同称当代,并且还要当代下去。 斯炎伟认为,当代文学应该成为一份历史遗产,应该被历史化,当代文学只能是一个过渡性的概念。

他从意识、话语与向度三个方面对当代文学史写作进行反思。

我理解学界对如何写作当代文学史的专题讨论,并不是为了寻找当代文学史书写理想的标准、路径与范式,而在于把目前过渡状态的当代文学史写作的种种现象与问题充分摆出来,在此基础上去思考未来写作的可能性。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鸿生评价,中国当代文学史肯定不是一个单一的形态。 我想不能把一个三十年和一个四十年对立起来,或者说不能用两套解码方式。 从阶级的文学、人民的文学到人的文学,那是不是完全对立、不可逾越的关系?这几个概念之间是否存在通道,这是一个问题。 研讨会设置了重绘中国当代文学的概念版图、当代文学七十年:方法与批评、社会主义文艺的经验与难题、当代文学的起源批判与文类反思、(后)革命与文学叙事、当代文学叙述中的女性、重估改革/文学/八十年代、历史交叠与视野更新、90年代以来的文学症候、当代文学新热点及其批评几个分论坛。 学者们将从各个侧面对中国当代文学展开探讨。